一个单纯为了苏你哥的段子。

玛丽无脑苏,全是ooc。

我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我要爆炸了。


+



许昕急匆匆地从办公室下楼迈出公司大门,后边跟着的随行人员赶紧帮他撑开黑伞。初春的北京迎来了二月第一场薄雪,雪花在昏黄的灯光下旋转犹如茫茫的飞絮,许昕竖起格子长风衣的立领,遮住大半张脸疾步走进寒夜里。

“许总您别急,”一旁的秘书拉开车门将他送进车后座,一边拂去他肩上落下的白色雪粒,“张家小少爷虽然不请自来,但到目前为止还没什么出格的行为....”

许昕眉目沉沉,他略一摆头示意将车门关上,下巴隐在宽大的衣领里看不出情绪。

“开车。”

黑色轿车漂亮的流线型车体飞驰在空旷的马路上,雪花打在玻璃上迅速融化,被风吹成连绵不断的水线,顺着车窗缓慢向上爬动。风扇安静地运作着送出暖风,车内温度逐渐升高,许昕戴上耳机,餐会现场的嘈杂响动逐渐清晰地传送过来。

集团下一个无足轻重的开春餐会,却迎来了项目合作上一直不大对付的张氏小公子,单枪匹马,却来者不善。耳机那头显然在试图维持秩序,扩音器里传出来的声音刺耳又慌乱,但从天而降的重磅人物已经在现场引发一片哗然,张继科随意游走在餐桌宾客间,牢牢把控住了所有人的情绪。

他一直都做得很好。

许昕稳了稳心神打开电脑,纤长的食指在键盘上飞快操作,张氏最近的活动计划跃然于屏幕。合作,收购,出口,等等等等,跟自己以及公司并无半分关系。许昕陷入沉思,左手移于一旁光滑的真皮扶手上,食指轻轻打起了节拍。

前排司机打过方向盘转入一条平坦开阔的大路,转过头来笑着插嘴道:“老实说许总,我真搞不懂那个张少爷在想些什么。”

“您看年前你刚进了一批好货,景泰蓝啊,被人半道拦了砸了个稀烂;还有谈合作就谈合作吧,他爸合同都要签了结果突然反悔,后来一问又是他搞出来的幺蛾子;还有上个月,您和他在洲际酒店的开房记录老夫人怎么会知道,还不是....”

“你开车用嘴的是么。”

许昕的声音冷得像是刚从极地兜了一圈回来,他摘下半框的金丝边眼镜,向后仰靠到座位上闭目养神。手指缝间上好的雪茄刚刚点火,他的嘴角在轻微的抽搐,司机不敢搭腔,回过头伸手调整后视镜,看到自家上司紧皱起的眉头。

窄小封闭的空间里,温暖又干燥的雪茄香气慢慢升起来,软白朦胧,许昕陷入到有关张继科的回忆里去。张继科出现的那个时候,横冲直撞的,浑身带刺的跟头野兽一样,嘴里还骂骂咧咧念叨着脏话,脸上全是不好的情绪。可漂亮又是真的,漂亮地简直蛮不讲理,那双眼睛兜着春光,让人看着就起征服欲。

许昕断然掐灭烟头。

到底是自己被鬼迷了心窍。

目的地到达,车轮一刹还未及停稳,许昕一把打开车门。“哎许总你等会儿!”司机熄火拔下钥匙,只看到许昕高大的背影隐匿在风雪里,他走得又急又快,雪花落了满身,推开木质的大门长驱直入。

他的脚步迈得很大,皮鞋后跟在大理石地砖上叩出清脆的响声,长腿一摆风衣甩出漂亮的弧线。立于大厅中央的张继科转过身来,看着许昕带着一身的寒气迅速又凿凿有声地走近,而后在不过分寸距离处停下。许昕的眉目间拢着风霜,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张继科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他今天没有打理发型,穿着一件普通的黑夹克,但薄唇抿起时眼睛里的透出的那团火焰,让人知道,没错的,就是他。

四下皆静,而后灯光大亮。

许昕摘下白手套握上张继科的半边脸,缓慢擦过刚刚喝完酒微凉的双唇,他好像有点醉,脸颊有两抹不易察觉的酡红,张开嘴用艳红的舌头在冰凉的手指上画了一个圈。

许昕的眸色暗了暗松开手,张继科举起盛着香槟的高脚杯在他小指的尾戒上轻轻叩了一下。“别来无恙啊许总,”他的声音沙哑又慵懒,“cheers.”




我爽完了。没了。

评论(37)
热度(140)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