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新婚燕尔·11

【先婚后爱梗。原来是栋 @栋 和羊 @一颗蛋卷 的联文,但是羊真的好忙好忙,所以暂时由我来接这个超级可爱的故事!

和我的栋一起保持激情!(邓摇.gif)


摄影师许昕×作家张继科。


有姑娘说想看肖爸!所以今天有一长串肖爸爸!来吧肖战爸爸给我们许先生一点突破和勇气!!


要评论呀!(气鼓鼓】



+


张继科站在那儿看许昕慢吞吞喝粥,想了半天,跑到厨房里框框当当一阵倒腾,十分钟后回来了,两只手端着夹着糖罐盐斗冰糖蜂蜜,甚至还有许妈妈放在冰箱里的一小瓶梅干菜。许昕你要喝粥是喝甜的还是咸的呀?他一脸关切充满期许,好像把全世界都给许先生带来了。

许先生坐在床上望着一列瓶瓶罐罐定在那里,他小勺儿捏在手里张大了嘴巴看张老师,没法回答,傻里傻气的。下一秒张老师也犯起傻来,皱起眉头掏出手机又拨回去。

“妈妈,发烧了喝粥甜的好还是咸的好啊?”

“你是说...”

“嗯许昕在喝粥呢....”

“那当然白粥最好啊!”

张家妈妈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像是在指责自家儿子的不懂事和傻气。啊,当然是白粥最好。张继科回过神来,一定是和许昕一起住久了才会这么缺根筋,他挂了电话,扁起嘴巴懊恼地敲了敲自己脑袋。于是小张老师把瓶瓶罐罐不厌其烦地又搬回去,但还是给许先生加了一勺蜂蜜,蜂蜜总是好的,生病了,得给他一点甜甜才行。

许昕喝完粥发了汗,他觉得自己好多了,端端正正坐起来一下一下眨眼睛。张老师拿着湿毛巾走进房间,瞧见许先生精神了不少迅速地开心起来,撂了手里的毛巾整个人爬到床上,要给他再试一次温度。

许先生瞬间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小张老师的额头正贴着他的,睫毛那么长脸那么小,扇一扇好像还能带起一阵风。张老师明明白白地把生了病的他当成一个小孩子,上上下下随便折腾,可这个动作越了界,许先生老早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刚刚烧迷糊了像被封在玻璃罩里,现在从结界里走出来,一打眼就撞上了这个世界上最容易让人心动的人物。

“你怎么了呀许昕?”

“没...没事....”

许昕脸红了,他觉得自己心跳带着床板都快要震起来,张继科神色认真地看着他,伸出两只手来捧住他的脸,担忧地问,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捧着脸的右手食指尖上有个小小的泡,是张老师刚才煮粥不小心烫的,许先生看着心一下变得既疼痛又柔软,要不是这个时候门铃响了,他大概就要控制不住地去拥抱眼前的人了。

“我去开门哦,你乖乖躺着不许动!”

张继科絮絮叨叨,把许昕又摁回床上,湿毛巾稳稳妥妥地搭好,“我给你试过了,已经不是很烫,你很快就会好的!”他看着许昕,拍拍自己的额头,眼睛里带着明亮的光和温暖的笑意。许昕呆住了,张继科眯着眼睛对着他笑的那一刻他想到了很多,饱胀的花骨朵啪嗒一下绽开,鲜红的苹果滚落到树脚,广场上洁白的鸽子展翅欲飞,所有他能够想到的美好瞬间,总之都抵不过眼下光辉灿烂的这一刻。

也许我可以和他一直这么过下去。

许先生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生病的人总爱胡思乱想,他慌慌张张地揉着手里的被子,蒙住脸告诉自己一个人发烧,最多只能两天,很短暂的。可是,可是,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神经错乱,想和张继科在一起,是一件很严肃、很长远的事。许昕的脑子回过弯来,与此同时他笔直的人生路也转过一个弯来,他开始激动乃至振奋,感受到了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欢喜。

但许先生下一分钟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肖战,就是那个很凶的光头,长得跟黑社会一样的,大摇大摆地走进自己的房间来了。这....这是怎么了?许昕全身都要发抖,跟筛糠似的盯那个人的脸,没错的,跟序言上凶恶的一模一样的。刚刚下定决心的许先生一下被抽走了脊梁骨,他整个人都瘫软下来,几乎可以确定这是老天对自己心怀鬼胎的惩罚了。

“怎么样啊龙龙,雨下得这么大有没有被淹啊?”

“爸我住的高层。”

“是哦,”肖战点点头,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许昕,“那这小子是谁呀?”

“我室友。”

他,他看我了!许昕快要昏过去了,他掐着人中强迫自己清醒过来,然后战战兢兢地把被子拉上来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暗中观察。

肖战把手里大包小包的零食放到桌子上,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怂到不行的许先生:“你室友怎么啦?”

“他生病了!”

“小伙子怎么说生病就生病啊。”

他,他瞪我了!许昕的身子猛地弹了起来:“我我我我已经好多了马上就没没没没事不用继科照顾了!”

张老师一下就不高兴了,这说的什么话呀:“我照顾你照顾得不好吗?”

“不,不是...”

“躺下!”

张老师超凶的,许先生拽着被子犹犹豫豫,还是想要试图力证自身清白。肖战摸摸他儿子的头走到许昕床前来,站得那么近五官落到许昕眼里都成了一片阴影。他说:“龙龙叫你躺下!”

许昕哐唧一下把脑袋砸在枕头上,双眼直视天花板连气都不敢出。

肖战满意地点点头走回小张老师身边,本来想带你去吃饭的龙龙,他这样说,声音特别温和。可是我室友生病啦,丢下他不好吧,张继科站起身来走出许昕的房间,他把要给肖战的书拿出来,把封皮翻开来看一看。好啦你先回去吧,现在路也不好走,等他好了我就去看你好不好?他这样说着,然后拥抱了他的肖爸。

“继科...那是谁呀...”

“我爸爸。”

“诶!?”

“像爸爸一样很照顾我,人特别好的,”张老师把桌子上零食收起来抱进怀里,“就是有点啰嗦,嗡嗡嗡嗡嗡,跟小蜜蜂一样。”

他刚刚绝对是记住我了吧,哎呀太失败了,许昕颓丧地把自己缩进被子里装鸵鸟,张继科走过来戳了他一下。雨停啦,我得去超市买东西。

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躺下!许昕闻言浑身一抖,又回忆起了被大光头黑社会支配的恐惧,他乖乖躺下了。那你路上小心点早点回来哦,他用那种带一点点期许的眼神瞧身边的人,张继科拍了拍他的头出门了。许先生躺在床上安安静静地回想和张老师一起生活的日子,漂漂亮亮的小作家,穿着帽衫缩成一团打稿子,懵懵地从房间里跑出来,窝在沙发上喝牛奶嘴角一圈奶弧,这个人,好像无论哪里都是非常非常好的。

突然间他听见张老师在门外叫他的名字,许昕许昕许昕!那么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许先生慌了,他手忙脚乱地掀开被子跑出去,怎么啦怎么啦?

“许昕许昕!刚刚我发票转盘抽奖转到那——么大的一台液晶电视!以后我可以玩足球游戏你可以放你拍的东西了!”

张继科从门口蹦跶着进来,一下就撞进许昕怀里,他喘着气,眼睛亮晶晶的,面上潮红一片。许昕因为生病手脚发着软感到一阵晕眩,花朵,苹果,和白鸽,如此等等,他觉得,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一整个世界给砸中了。

 



-tbc-

评论(50)
热度(207)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