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顽疾

我考完了!我考完了!我考完了!

重要的话说三遍(


想要评论。很不开心了。



+


许昕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他换了头像丢了认证,名字一连改了好几个,却还是胸闷气短,心里憋得慌。他躺在狭窄的木板床上平心静气,翻着眼珠子默背圆周率后二十位,直到自家手机屏幕上的微博关注,眼睁睁地,突然少了一个。

咦咦咦??!!

他一股脑爬起来,手指头翻着列表差点戳到屏幕外头,一边撅起嘴来吹额头顶的那撮毛,翻身下了床就往某个目明确的房间跑。

“继科!你为什么取关我?”

张继科回转过头来,眼睛极慢极慢地眨了一下,像漏了一拍那样。

“卧槽那是你啊!”

许昕哼哼唧唧爬上张继科的床,屁股扭一扭把他挤过去一点儿,张继科一脸嫌弃地分给他半边被子,挪了挪位置用小号继续刷微博。

他的小号是老早注册了的,不过却是奥运之后用得频繁起来。现在原本的微博实在是没办法发所有想发的东西了,所以搞个小号也是好的。张继科用小号翻着自己的大号发的内容,抽了一抽鼻子,比如说这个啊,登卫视春晚和小花合作舞台,一定要发表感言吗,原本大概是不用的可放到现在却是不得不提上一嘴了。春晚,国乓队内部也有春晚,他和许昕并排着说相声,有什么区别吗,没有。

许昕盯了他玩手机半晌,突然说:“我打算以后都不用小号了。”

“什么?”

“我想清楚了,我就是我!”

张继科又看了一眼那只狗头,顺手点了关注:“好呗...zgqztnl?”

“唔...”

许昕情绪又变得低落了,下一秒张继科被他长臂一伸搂进怀里,把人吓了一跳差点举起手机砸他脑袋,直到许昕闷闷的声音响起来:“....他们都说我变了。”他的脸贴在张继科后脖子上,热气一喷一喷的。

张继科突然就下不去手了,许昕抱他跟抱个孩子似的,简单粗暴,毫无技术和浪漫可言,却显得无欲无求了。

“哥,你说我是不是变了?”

这话太委屈,张继科看着那双湿了吧唧的下垂眼,寻思着是不是得开口哄一下,许昕不是小孩又是小孩,这能怎么办呢,该给他糖吃。

“你手机拿来。”

他把自己的界面退出点进相册,从不知从哪个荒烟蔓草的角落翻出和许昕七八年前的一张自拍,像素渣地仿佛打了马赛克。然后同许昕的手机贴到一起,两只并着举起来。于是许昕手机黑着的屏上倒映出他们此刻靠在一起的脑袋,和旁边另一只的自拍刚好合衬,现出两块屏幕四张脸。

许昕愣愣地看了一会儿,闭上眼皱着鼻子“扑哧”一下笑出声。

张继科侧过头去跟他说:“看,你没变,我没变,我们都没变。”

岁月像夏日泡在玻璃杯里的冰块,缀着柠檬片和薄荷叶,又酸又凉,碰撞叮当间冒出一串气泡,上下浮动着,你以为已经失了控,最后却又悉数掉回同一个模子里。

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呢。

又有什么是永远不会离开的呢。

张继科想起前些日子刘指的生日会,他喝地太多了,整个人都在冒热气,躺在床上晕晕乎乎地醒酒。许昕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屋外,又砸又拍把房门擂地山响。

在蛮久之前,张继科也记不清楚是几个星期还是快到一个月,许昕突然对他说,哥我还是我吗,还能打球吗,我好像,好像永远都打得不够好。

“张继科!张继科!”

“干嘛?”

“我有话要跟你说!”

门被打开,许昕站在那儿也是一身的酒气。

“张继科。哥。”

“嗯。”

“晚安!”

“啊?”

许昕扬扬头,在走廊灯的背光下露出一个全是白牙的笑容。

“不是你到底要说啥?”

“晚安!”

“.....”

“晚安张继科!”

完了孩子喝傻了,张继科把人扯进房间扔床上,既然来了那就陪我一起睡觉吧。这话说得,嗯,好像也不是特别清醒。许昕翻滚着身子在床上舒展开,张继科欺身上前去按压那个圆滚滚的小肚子,期待着他嘴里会不会喷出和鲸鱼一样的水柱来。

“嗝!”

只等来一个酒气冲天的嗝,张继科瘪了瘪嘴,他停下动作,看见许昕半张脸埋进枕头里,眼睛却睁着。他俯下身,听见他在哼微弱的歌。

是张国荣的《我》。

可那天晚上他们都太醉了,脑子好像断了片,许昕的个人演唱没开多久,就四仰八叉地躺着嘻嘻笑。张继科拉开抽屉,把许昕送他的黄色肥虫子贴纸贴了许昕一胳膊,边贴边中气十足地玩起了快问快答。

“你的双打搭档是谁?”

“张继科!”

“最喜欢的歌手呢?”

“杨宗纬!”

“运动?”

“超级喜欢打乒乓球!”

“那以后是不是要一直打下去?”

“当然啦!”

“Bingo. ”张继科打了个响指,凑过去把许昕一直睁着湿漉漉的眼睛轻轻合上,“多棒啊,你这不还是你嘛。”

 



-Fin-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送给蟒。

评论(50)
热度(207)
  1. 到处乱爬的小旗子不长久 转载了此文字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