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新婚燕尔·5

【没错我就是栋羊组合里突然冒出来的那只杯子了!

本来考试前都不打算产出了的,但一切为了我的栋 @栋 !

羊 @一颗蛋卷 人也超级好,给她一个么么啾(づ ̄ 3 ̄)づ


你们看完这一更不许打我,不过要打也没关系,反正发完我就跑啦略略略略略。

打不着打不着。


最后再说一次,一切都是为了我的栋。】

 

+


 

但是,怎么说,室友挣了400万毕竟不等于自己也挣了400万,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许先生依旧在小康迈向富裕的道路上努力奔跑着,端着镜头拍片修图一忙就是大半个月,等结完了单差不多快瘫成一条废蟒,只剩下一口气能喘。

拿到新款子后朋友老蔡邀请他去福建拍土楼换换口味,又刚好厦门有一堆小姑娘一直想要找他拍毕业季。湿润温和的岭南非常棒了,许昕想,没有北京烟笼寒水月笼沙的霾,还有漂亮可爱的女孩子,那总归都是讨人喜欢的。

于是拾掇拾掇完了去找张老师,张老师正端了个紫砂壶给自个儿泡乌龙,双层的茶船是400万里对自己的额外嘉奖,精挑细选来的。

“你说你要去福建?”

“嗯,”许昕掰着指头,“要拍土楼,然后还有一个约片,这可能要一个多礼拜了吧....”

“那你就去啊。”

“嗯?” 

“跟我说什么,我又不懂。”

“啊不,可我们是,是...”

“是什么?”

 张老师的眼睛眨巴眨巴,许先生一时语塞。

“是朋友啊!”

“是吗?”

“不是吗?”

许昕非常忐忑了,张老师捏起一个品茗杯陷入沉思,好吧,最后他说,也许可能,大概,可我们认识都还没到一个月呢。这让人感到泄气,难道友谊还需要用时间来定义的吗!许先生气鼓鼓地回了自己房间,直到厨房里有面的香气飘进来。他立刻屈服于空腹势力狗腿地跑出去蹭着人走,直到张老师往锅里放香菇了才幡然醒悟,其实并没有自己的份。

“天哪,哥...就这么一顺手的事...”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许小朋友。”

张老师语重心长地教育完,举起筷子开始吃面,顺便提醒许先生等会儿要是做饭别忘了擦灶台。我不做饭,许昕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有些愤怒了,我订外卖还不行吗!他掏出手机来打开美团,同时在心里暗想,明天,明天绝对一早就要走。

第二天许先生睡眼朦胧地坐上去机场的出租时接到了自家母亲的夺命连环call,许家妈妈在电话那头大呼小叫,内容不外乎你这结婚才几天就往外跑,让小张一个人待在家里像什么话。

“妈,我这是工作啊....”

“乱话三千!小蔡都跟我说了,你们自己去的,是伐。”

“那也是我想去所以才去的嘛。说真的妈,我出门前跟龙...继科报备过了,他又不是小孩子。”

“可你们是两公婆啊!”

“什么啊!”

许先生哭笑不得,这房子不是他俩买的要一起过也不是他俩决定的,合住生活来得莫名其妙,现在连远门都不让他出了。真该让他妈妈看看昨天告知完后张老师的反应,铁石心肠的从来不是他,连朋友都不算呢。

这到底该怎么说,共同生活需要的是怎样的感情和默契,他和张继科两个人,素未谋面萍水相逢,莫名其妙地凑在同一个屋檐下还过得顺顺畅畅,本身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说起来其实还是一起吃饭逛街了的呢,他还给张老师拍了照片呢!许昕觉得这几乎都可以腆着大脸凑过去求表扬了,虽然大概只会被骂得更惨。

“哎呀你们两个小年轻啊,还是要多待在一起培养培养感情,晓得了伐?”  

“晓得了晓得了。”

许先生嘟嘟囔囔地挂了电话,而距他几公里外的张老师此时在床上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刚刚感受到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他掀起被子盖在头上哼哼唧唧地逃避现实,又闭上眼不过脑地喊:“许昕你去厨房把热水烧上——”  

“许昕——?”

张老师突然清醒了,他一把扯下被子,新鲜空气争先恐后地钻进鼻子嘴巴耳朵。

许昕去福建了。他勉强回忆起这个事实,然后翻身下床,光着脚啪嗒啪嗒跑到厨房自己煮热水泡麦片喝。一个人总是比较随便的,家里地板干净又有地暖,也不会有个人戴上眼镜冒冒失失地对他说,诶你怎么不穿拖鞋。站在卫生间里刷牙的时候张先生都觉得生活是惬意的,直到他发现,前一天晾出去的被单没有人可以陪他对半折。

“哦....日。”

他往泡好的麦片里加了两勺糖,突然觉得这地方真烦,空气不够新鲜,邻居都不认识,屋里一股子装修气体的味道,快递还得跑到小区门口去拿。张先生一个人便便扭扭地叠完了床单衣服,塞进柜子里再搁两颗樟脑丸。

时光一如既往地在码字之中被消磨,张继科按下回车点击保存,起身拉开窗帘,发现已是万家灯火。这个时候,他抬起头看漆黑的夜,一瞬间想到,应该吃个火锅,热气腾腾的帮衬着翻滚的豆腐青菜,旁边再来一盘拍黄瓜,湿漉漉白花花的水汽能把睫毛都蒸地粘腻。

如果有两个人的话,就可以一个人烧水备调料,另一个人出去买食材了。

他想吃火锅。

许先生回到北京的时候精疲力竭,采风这个东西不比正儿八经地工作轻松,更何况现在的小姑娘要求还真不少,不知道自己其实长得就是他取景框里的那个样儿。他下飞机后收到短信,通知说卫生间的水管已经好了。

那节漏水的管子从搬进去住的第一天就开始坏,张老师联系维修工催了又催就是迟迟不来,现在他跑出去了一个礼拜,倒是来替他们给修好了。

成果无论如何还是得验收一下,许先生回了需要培养感情的小家,掏出老早配齐的两把钥匙开门。“我回来了张继科?”屋子里空空如也,应他的只有漂浮在空气里的微小尘埃。许昕推开张继科的房间门,没有人是正常的,但生活用品也一并消失这个就比较意外了。

阳台上的衣服架子是空的,卫生间里的洗脸池的台面上也是空的。

寻人未果的许先生回到厨房打开冰箱翻东西吃,顺便检阅了一下库存。底下那一格抽屉拉开来有一大包豆芽,他颇为高兴地举起来,却觉手上触感不对,仔细一看才发现已经全部发了酵。一包白生生沉甸甸的新鲜菜蔬,烂在恒温零度的冰柜里。

“啊...”

倒说不上有多难过,许昕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豆芽这东西他爱吃张继科好像也很欢喜,出门前一起在超市买的,那时候两个人兴高采烈地计划要在家里煮火锅吃。

他坐下来撕开保质最后一天的酸奶,一边吃一边清理自己的邮箱和信息。看到最新一条水管的时候停住了,调羹咬在嘴里。

张老师也一样收到了短信,那他会不会回来这里呢。

 



-tbc-


早上起来瞄了眼评论。

你们就猜吧反正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后续呢∠( ᐛ 」∠)_



评论(24)
热度(184)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