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我只喜欢你

没粮吃的杯子很痛苦了,被发刀的杯子要死了,所以我自己来了。

蛮简短,没营养,无逻辑,取名废。(诈个尸,汪。



+

 

许昕到底有多傻多二呢,马龙跟张继科形容,这么说吧,从咱们公寓正门口出去,就走直线距离,到珠穆拉玛峰脚下再向上8844米,一直到顶就差不多了。张继科回答那哪够啊,他得从内地儿再折回来一趟,这才够本。

马龙沉默半天,表示我错了,还是你算得对。

这不是假话。一般来说从心如止水到平生波澜都得有个过程,就像是有人拿着花骨朵硬生生戳到你心里头,再噗呲一声开出来那样。

可张继科心上的那朵花开得真是一点都不诗意,大夏天西瓜吃多了晚上生生被尿憋醒,他解决完了回来看见对面床上有光透过来,许昕裹着薄薄的被子一抽一抽。好哇半夜看片!秉着对其吃独食的不满张继科直接跳上床一把掀开,结果看到许昕捧着个正放着钢之炼金术师的PSP泪流满面。

“你...你哭啥呢....”

“呜呜...阿尔....呜...”

“什么?”

“贤者之石和,和拉托尼....”

张继科傻眼,完蛋了这咋整,他只看过父母爱情。许昕抽得上气不接下气,张继科从他手里拿过PSP在床上坐下来,耐心地拍着背试图开导。从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再到他们这群花朵灿烂美好的未来和明天,张继科唾沫横飞就差要吟诗作对,许昕终于肯从胳膊弯里抬起头,分给他一个眼神。

神情则是十分之严肃:“所以阿尔其实还是在的。”

“啊?”

“继科你说是不是?”

“啊....”

“你说?”

他的表情太认真了,张继科刚想脱口而出我根本不知道那是谁,但硬生生克制住了憋在喉咙里。他清了清嗓子也换上庄重的神色回答道:“嗯,是的,他的确还在。”许昕闻言长舒一口气向后一个仰趴倒下,张继科爬过去蹲到床头,看见月光洒下来照在他的脸上,长长的五根手指遮住眼睛,指尖仍有晶亮的东西飞快地流下来。

所以当许昕跟他说我很喜欢你咱俩要不试一试的时候张继科也回答了嗯,脑子一根筋的许傻子总是太过于相信他的答案,自己要是说不大概会发疯。他说完后许昕不出意料愣在那里,然后突然嗷了一嗓撒丫子狂奔,像是白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那么兴奋干嘛?这么水到渠成的一件事!

和张继科交往了许昕才陡然发现可爱的东西这世上没人不喜欢,这样一来便普天之下皆是情敌,看谁谁都像阻碍。恋爱谈到第五年,感情和默契这种东西都快要烂熟红透,许昕却仍是惶惶然,在关于回哪里过年的问题上和张继科吵幼稚的架。

他很久之前就想把这么好看的男朋友带回家以宣誓主权,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车票都老早买好了,啊,是不是。结果喜滋滋地把张继科的照片发回家,许母大惊失色,这不就是上周在杂志封面上看到过的那个人!

我在朋友圈看到的港版杂志代购!

儿啊!你在做梦吗!

要不要先去看一下医生?

这打击太大了,含辛茹苦二十年将自己抚育成人的母亲都不相信他能谈来那么帅的对象,许昕哼哼唧唧,对于张继科一同回青岛的邀请充耳不闻。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张继科愤怒,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没自信!

我怎么会没自信!

那好跟我一起回去。

被亲妈狠狠伤到的许昕不知怎么的就被拐上了贼船,坐在张继科家里吃饭的时候手机响了接得手忙脚乱,对面的周雨站在火车站的寒风里,吸着鼻涕问他怎么还不来。他这才想起来约好一起回江苏而他完全忘记了这一茬,猫着腰好声好气应付完刚抬起头,张继科就搁下筷子特认真特严肃地说,爸,妈,其实我和许昕已经谈好久了,我们俩奔着结婚去的。

许昕两眼一黑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张父张母脸上起了微不可察的波澜,刀子般的目光在许昕脸上扫来扫去,眼里透出只有他能体会到的嫌弃与鞭笞。最后张母也放下筷子,叹了口气,说:“你挑的人,你自己喜欢就好咯。”

“谢谢爸妈!”

张继科兴高采烈地站起来,而许昕只觉得生无可恋,这一桌坐着四个人全是颜狗,大概只有张继科例外。他眼睁睁地看着清流张继科同父亲拥抱,搂着母亲的脖子蹭蹭脸,最后到自己身边给了一个亲亲,这并没有叫他快乐起来。

可是那天晚上们一起睡在张继科小房间的旧床上。这场情事及其隐忍,许昕搂着怀里的人,从侧面一下一下缓慢地撞击,他闻着被子上难以形容的气味,看着墙壁上张继科小时候的照片,突然感受了与以往的巨大不同,就好像在这张床上,他们能一直到老。

从青岛回来后许昕变得难得沉默且情绪低落,于是他经验丰富的哥自告奋勇来进行疏导。陈玘坐在椅子上感慨良久,好歹这么多年一直看着走过来的,他想,其实根本什么问题都没有。

“要我说,你也就一俗人。”他这么说,“太多的人喜欢张继科了,你没能免俗,就这么简单。”

许昕沉重而滞缓地点点头。

“而继科就不一样,很高尚了。”

“为啥?”

“因为他喜欢你啊!”

这论题怎么奇奇怪怪的,许昕皱着眉头陷入沉思,张继科刚好洗完澡推门进来,陈玘便起身走人,留张继科继续他的高尚事业,和某个到珠穆拉玛峰快要来回四次的人。许昕委委屈屈地拉张继科坐到自己腿上擦他的头发,脸贴到人嘴唇上去耍无赖地要来一个吻,然后掰着十根指头数喜欢他的人有多少,要命了,根本数不清!

“哥,那么多,我要生气了。”

张继科伸手去捏许昕软软的耳垂,然后张嘴对着小傻子可怜兮兮的下垂眼吹一吹。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只喜欢你呀。”

 



-Fin-


评论(44)
热度(198)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