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初恋粉色系


【给@栋 。希望她经历过的不快再也不会发生,爱她呀。
毫无章法毫无逻辑,为了甜饼而甜饼。名字是瞎取的,行文是敷衍的,我搞出来的甜饼没有她的万分之一好吃,羞愧。】

*从明天开始:好好学习,天天开心。


+


——张继科的取向是许昕!

1.

张继科第一次对许昕产生深刻印象是在公司的年会上,他一口一口地喝着玻璃杯里加了三勺糖的黄瓜汁,听主持人招呼员工上台说出自己的新年愿望。醉醺醺的许昕一步三倒地被叫上去,他一把抢过主持手里的话筒,兴奋地朝底下大喊:“场下的朋友你们好吗!”

场下的朋友:“.....”

“让我们看到你们的双手!”

同样喝醉的周雨唰地一下站起来,抖着两条长胳膊啦啦啦啦:“来啊昕哥!冷酷到底!“

在场人士瞬间倒吸一口冷气,许昕大力一挥手,指头尖向着周雨的鼻尖扫过去:“说出你的愿望!”旁边的樊小胖在此时感受到了不可思议的丢脸,一把站起身抱住周雨的腰把他拽了下来。没人回应许昕依然自己high到不行,他清了清嗓子一脸的亢奋。

“我的新年愿望!是!”

“在年底追到张继科!”

张继科一口把嘴巴里的黄瓜汁喷了出来,糊了坐在旁边安静玩消消乐的方博满脸。他拈起手边的一包湿巾抖了抖,拆开,在对方懵逼的视线里像给花猫擦脸一样把他的脸打着圈擦干净,然后听许昕在台上瞎喊,每喊一声就心惊肉跳一下。

“张继科!坪庞销售部一枝花!”

“长得有那——么好看!”

“我喜欢他!想和他谈恋爱!”

方博一把扯下张继科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低着头凑过去小小声:“科哥,你不是还没跟你那个男朋友分手么。”

张继科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

许昕满面笑容地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走下台,一步一步地朝张继科走去。张继科抬起半边屁股,打定主意等他走到自己面前就跑路。

结果还差三步远的时候,许昕翻了个白眼,身子晃了一晃,倒了。




2.

张继科扯了份文件遮着脸匆匆往前踏步,身后的许昕拨开往来的人群契而不舍地追:“张继科!张继科!张继科!”

张继科站定转头,一把揭下脸上盖着的东西深吸一口气:“干嘛?”

许昕笑得傻呵呵:“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

我知道。傻逼。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认识一下。”

坪庞上下还有哪个不认识你?

“许昕,八九年生,狮子座,江苏徐州人。爱打斯诺克,乒乓球直板也还行,最讨厌吃的是胡萝卜和香菇。”许昕把手伸过来,声音倒是很诚恳:“张继科,认识一下吧。”




3.

许昕的追求行为太过高调,结果就是,整个坪庞都知道了技术部那个整天笑嘻嘻的二货和销售部部草张继科正在展开一段不可描述。

王皓提着一袋鸡脆骨拉着陈玘在午休时急匆匆地跑来找张继科,把他的手抓进自己掌心,语重心长地:“科子啊,听说你被猪拱了?”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陈玘敏锐地竖起耳朵:“猪?猪在哪?”

张继科撇了撇嘴,眼神向门那边示意:“在那呢。”

王皓走过去一把拉开门,看见许昕捧着两张不知什么的票站在门口,笑得一脸天真烂漫。他原地思索几秒,毫不犹豫直接把门甩上,走回来沉默地捞起一块鸡脆骨,向张继科投过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陈玘:“卧槽这长得真是连猪都不如,我都呆掉了。”

张继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双手交叠于脑后翘起一条腿:“他请我这个周末去城北的小广场听昆曲。”

陈玘睁大了眼睛:“结果还是个猪脑子啊...”

“我答应了。”

王皓手里的鸡脆骨抖了一抖掉在地上,完蛋了,他就知道他这个表弟从小到大什么都好,就是眼光不太行,猪来拱他了可能还扯着猪耳朵一起颠颠地跑。

“白娘子传奇诶,我觉得蛮有意思的。”

王皓坐在张继科桌边和他唠了一中午,鸡脆骨吃完了不忘顺走两个橘子,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人长得看着傻未必就是猪脑子,张继科日后务必警惕警惕再警惕。




4.

事实证明许昕的确不傻,很懂得左右夹攻逐个击破的道理,公司里寸步不离还不够,攻势蔓延到了生活之中。

星期六这种日子没睡到十一点张继科是绝对不会醒的,但这天隔壁好像是在搬家,哐哐当当的吵的人很是烦躁。张继科啧了一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趿拉着棉拖鼓起腮帮子推开门打算找人去理论。

只是当他看清站在门口精神抖擞地指挥搬运的人是谁后就迈不动步了,腮帮子里的那团气被惊得一下吞了下去。

许昕转过来看见他,脸上立刻带上了笑容:“继科啊,哈哈,好巧。”

巧你个鬼。

张继科站在那儿有些尴尬,开口不是沉默也不是,干脆跺了跺脚转身就走,刚迈进自己家门口,就听见许昕在后面叫他:“继科。”

“又要干嘛?”

他曲起一根手指特别认真地说:“海绵宝宝睡衣,很可爱。”

张继科脸红了。




5.

晚上张继科调了个糖醋汁给自己做了个里脊,他不爱吃肉,偶尔吃一次也必须是甜口的。做完之后看着一大盘甜蜜蜜的里脊觉得无论是对自己还是肉来说都很难得,想了想,拿了个小碟夹了几块,给对面的许昕送过去。

“糖醋里脊,吃不吃?”

许昕看着他脸上笑成一朵花,“你等会你等会,”他跑回去把自己正在淘的米倒进水槽,又很快跑出来,“我去你家吃。”

张继科坐在餐桌一边专注于手机键盘,许昕在另一边扒拉着米饭吃得不亦乐乎。里脊口感酥软内里松香,他现在看张继科整个都在发光。

太宜室宜家了啊朋友们!

“跟男朋友聊天呢啊?”他又咬下一块里脊,口气听起来很随意。

张继科皱了皱眉:“不是男朋友。”

“都看见备注了。”

没有问许昕怎么会知道这些,张继科摁灭了手机屏幕往桌上一扔:“分了。”

“分了啊?”许昕饶有兴致的,“为什么?”

“异地恋能有什么结果啊,不如早分了。”

许昕激动起来:“你和他在一起也就两个月,那从一开始就是异地?”

张继科有些莫名其妙:“你乐什么?”

“也就是说他都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里脊!”

“.....”

整个晚上许昕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在张继科家赖到快半夜才回去。他走后张继科站在床边刷了一波微信,才发现许昕吃完饭就发了条朋友圈,各种角度各种打光的糖醋里脊九宫格,文字则把自己从长相身材到厨艺花式夸了一遍,看得人都要脸红。

吃瓜群众丁小宁在下边评论:师傅你邻居家还缺打地铺的嘛?上过大学长得有点像李宇春的那种。

许昕回复她:不缺!谁都别想来抢我的宝宝!

...谁他妈是你的宝宝啊!

张继科一气之下把手机直接扔到了床单上,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更有很大程度的可能是在害羞。闭着眼睛深呼吸了半天,最后他还是把手机从被窝里扒拉出来,悄悄地点了个赞。




6.

第二天上班,张继科捧着一叠报表从走廊里穿过去,晚上睡得迟,看起来就不太精神,整个人厌厌的。

销售部经理刘国梁和他擦肩而过,往前走几步,犹豫一下,叫了他的名字:“继科。”

“嗯?”

“那个年轻人,是哇,谈恋爱是好事,不过血气方刚的,是哇,也要克制一下,不能耽误了第二天工作的效率是哇。”

张继科:“???”

刘国梁刚刚嘱咐完一脸纠结地前脚走,最近一期的项目负责人孔令辉后脚就来了。他一脸冷漠地朝张继科走过来:“张继科。”

于是张继科也一脸冷漠地回他:“孔指导。”

“你家餐桌为什么没有铺我上次统一发的粉红色桌布?”

张继科在原地呆若木鸡几秒,反应过来大概是看到了许昕的朋友圈。

卧槽这家伙是加了多少人啊连销售部的经理和负责人都不放过!

孔令辉一张脸依然是冷的:“粉红色多好看,是吧,初恋的感觉。”

“.....”张继科嘴角抽搐纠结了半天,脑子一抽憋出一句:“许昕不喜欢粉红色。”

孔令辉一愣,陷入了思索。“哦是这样,”他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你们小年轻谈恋爱也是很可以的嘛,就是要这样尊重彼此的喜好互相包容,你做得对。”

他满意地走掉了。张继科只觉得自己心特别累,扭头一看许昕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在了身后,一脸惊喜的:“继科你怎么知道我讨厌粉红色?”

张继科连看他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啊,我瞎说的。




7.

许昕搞来了户外烧烤的两个名额,喜气洋洋地站在公司楼下的电话亭给张继科打电话:“继科这周我们去烧烤吧!”

那边声音却是没什么兴致:“等一下再说,我在吃饭。”

“在哪?”

张继科报了个城里最高档西餐厅的名字,许昕转了下脑子觉得不对,张继科怎么会一个人去那种地方吃饭。话筒那边却传来女孩儿轻微的带着吐气的笑声:“姑、姑娘啊?”

“嗯。”

许昕一把挂了电话。

他拔腿一路狂奔,气势汹汹地推开西餐厅的大门闯进去,门上的风铃被带得纠缠成一团叮当作响。许昕一眼看到张继科,走过去双手撑到桌上居高临下地俯视人姑娘:“你还不知道张继科的取向吧,死心吧没机会了。”

姑娘也不甘示弱,梗起脖子来跟他怼:“你真的知道他取向?他还谈过女朋友呢,你知道吗?”

许昕愣住了,这他还真不知道。侧过脸往旁边瞟一眼,张继科正看着他笑得一脸玩味。许昕涨红了脸,大手往桌上一拍,不假思索对着姑娘大声吼道:“张继科的取向是许昕!”

姑娘:“..我....”

“有意见也憋着不接受反驳!”

“不是,许昕是谁?”

是了,他冷静下来,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我凭什么告诉她呀,许昕翻了个白眼刚想摆出一副姿态,却听见那边张继科开口说了话。

“许昕,八九年生,狮子座,江苏徐州人。爱打斯诺克,乒乓球直板也还行,最讨厌吃的是胡萝卜和香菇。哦还有,特别不喜欢粉红色。”张继科抬起脸来,笑吟吟地看向他:“对吧?”

许昕绷紧的手掌逐渐放松,从桌面上滑下至自然垂落状态。他看着张继科对着自己弯弯的眉眼,忽然就感觉外边的阳光照进了屋来落在身上,破开了层叠的乌云,心里也有什么东西正在变得温暖,并且渐渐清晰起来。




评论(62)
热度(294)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