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咚无差】友情岁月(蟒中心)

烦烦烦。

想吃糖想吃糖想吃糖。

他们怎么那么好,大佬们怎么那么棒,我怎么那么渣。

中途表白 @栋 ,喂我吃肉,安慰我开导我,给我码字的动力,你怎么那么好,爱你。

虽然还是烦。

想吃糖。


*搭配bgm食用,只会更糟:友情岁月



+++


1.

从萨尔布鲁肯去机场的路上许昕收到了姚彦的微信,问他回家之后想吃什么。他侧过头去看窗外絮絮的云和不断掠过的低矮平原,一时间居然想不出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却是莫名回忆起某天晚上小铁锅里煮的方便面。这东西不能说,说了会被打。于是他从微信界面退出去,重新点开短信,张继科大概不知在哪儿录节目没有网,用国际漫游扔着钱给他发消息。

决赛我没看。

没看就没看吧,还要特地来知会一声。许昕调出九宫格,手指飞快地打字,你怎么能不看胖儿的比赛,那可是胖儿,全世界最可爱的胖儿!

这不是怕你伤心。

我有什么好伤心的。

成成成,我怕我伤心行了吧,我自己伤心。

你又有什么好伤心的,许昕脑海里瞬间冒出这样一句话,但打出来又删了,没发过去。他迟疑了一会不知该回什么,屏幕掐黑又摁亮,那边也安静了沉寂了,变成一潭死水。对话走向死胡同,许昕突然就觉出几分索然无味来,远处隐隐浮现出机场高架的轮廓,干脆就直接关了机。

其实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伤心的。

 

 

 

2.

三剑客的时代落幕了。

网上有人这么说。

艹,许昕心里骂了句脏话,我输了一场比赛,干另外两个屁事。这个时候知道把他和双子星联系等价起来了,其心可诛。同时言论也让他感到恐惧,等着看笑话看他们跌落的人太多了。

他许昕活了二十七年,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无力过。还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这样紧紧缠绕着他,不分时间场合地冒出来,给他或大或小一次次惊惶。车上闭着眼假寐的时候,灯光下一下下掂球的时候,比赛间隙拿毛巾擦汗的时候,还有眼前,在张继科不回他消息短暂的十分钟里。

里约...

里约。

 

 

 

3.

里约就像个噩梦一样,简直是张继科形容里的肖指,嗡嗡嗡嗡,阴魂不散地笼罩在他的头顶。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被磨掉过的士气,差点被一盘比赛给打垮。

输了比赛后回到房间,许昕不太想开灯。他坐在黑暗里望着对面空成一片的墙发呆,半晌抬起一只脚来脱鞋,白色的棉袜被汗水浸湿了紧紧粘在脚上,一点点扯下来像撕下一层皮。他爱出汗又不爱洗袜子,有时候换下来直接吊到夹子上让它自然风干——为了这事张继科曾经把他按在床上结结实实揍过一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继科重塑了他的清洁观,许昕开始往盆里窸窸窣窣抖落洗衣粉,很快他在自己身上闻到了曾在张继科身上闻到过的香味,洁净的,惹人喜爱的味道。后来他明白过来那不过是人工清洁剂,只因在张继科身上所以显得惹人喜爱而已。

那段时间他瘦了不少,所幸回了国很快就能养回来,也就没放心上。里约的东西是难吃,生菜煎肉之类吃得肚子一阵阵闹,许昕摸着胃从自己修好的卫生间虚弱地拐出来,看见张继科躺在床上吃冰冻的布丁,精神奕奕地。他也想拥有一晚上连吃五个冰淇凌的勇气与能力,便去虚心求教。

首先你得会吃素,养胃。

那算了,这世界上唯有肉和乒乓球不能辜负。张继科听了这番言论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那您就和冰淇凌冰棍儿冻酸奶拜拜吧,语气里满是对异党人士的不屑和嫌弃。许昕站在那儿,想起很久以前在迪拜的过往,觉得自己要不要尝试一下吃素,为了冰淇凌也为了张继科。这个想法突如其来,他自己也吓了一跳,然后发现这世界上不能辜负的大概还有些别的什么。

 

 

 

4.

可回忆对他来说还是太难了,就算有冰淇淋也不行,何况他也没能吃多少到嘴里。想得最多的时候晚上根本睡不着,许昕裹着被子翻身从床上下来,蹲到张继科的床边去——呼吸轻微,他知道他也没睡。

科子,你说,他两眼发着直,我是不是这辈子都拿不到大满贯了。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从喉咙底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许昕伸手去捋他乱糟糟的额发。

张继科抓住他的手,沉吟了一会说,马龙苏州之前不是也就一个世界杯。你别怕,你巅峰期还没来呢。

许昕握紧张继科的手,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捏进手心里。其实我从来不怕我巅峰期不会来。

我是怕它已经过去了。

 

 

 

5.

怕个屁,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张继科你比我矮。

啧,就一厘米,你说个什么说。

一厘米也是矮。

许大蟒你能不能严肃点。

所以我会稍微低一下头的。

嗯?

不过就一厘米,这样咱们就能一起顶着了。

....好。

一起顶着。

 

 

 

6.

以前喜欢在半夜下床的不是许昕。张继科总是犯困,可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晚上又很精神。只穿一条裤衩,噌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去拍对面床上的人,大蟒快起来!

许昕睡得迷迷糊糊,去干嘛?

“剪头发!”

许昕站在墙角双腿发软咬着牙把张继科顶上去,前天夜里刚刚下过雨,墙外的广玉兰黑亮的叶子一点一点地往下滴着水。墙头架着的巨大LED灯刺得许昕眼睛发疼,周围太安静了,冷风使人清醒,又让人犯晕。

这个点居然真的有理发店开着。

张继科乖乖地坐在座椅上低着头,两只手握成拳头搁在膝盖上任理发师操作,许昕坐在他身后的沙发抱着手臂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来小哥你看看我给你朋友剪得怎么样!”他一下被惊醒,抬起头来茫然地找寻,张继科正含着下巴在镜子里看他,两人四目相对。

这个是....九妹?

他还来不及爆发出心中酝酿好的一阵大笑,便被张继科扔下钱后气恼地拉出了店门。你别笑,其实挺特别的。真的吗哈哈哈哈哈哈。路灯把他俩的影子拉得很长,张继科在前边飞快地走,许昕在后面戏谑地追。别害羞啊科哥,等等我啊科哥!张继科停下来转过头,晚风适时撩起他一言难尽的刘海,露出迷人的美人尖。

许昕顿住了。

继科其实你长得好看什么发型都好看,真的。

 

 

 

7.

可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后来的张继科两边鬓角被剃地露出青皮,无比张扬狂放的,使得许昕开始怀念他的九妹。

奥运结束后的运动员表彰大会开始前,张继科摇摇晃晃走在他前面,视野里后脑勺的红V只剩下了一点点。上次补染是什么时候?许昕陷入回忆,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不是忘了,而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答案。

他们好像被一点点地从对方的生命里剥离出来,以前的许昕熟知张继科的一切,他知道他昨天睡了几个小时,现在困不困,手机还有多少电,中饭吃了什么,最近心心念念的车是哪款。时间像是向前轰然转动的齿轮,自然而然地,不关心,不知情,茫然了,但也没什么罪。

 

 

 

8.

说起来小藏獒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所向披靡坚不可摧。肠胃是好,可免疫力就没那么坚韧了,身子骨细瘦成那样,腰上有伤腿上也有,雨一淋风一吹就感冒着凉。

他们还是室友那档儿,张继科有一次烧得特别严重,40度,稀里糊涂地躺在床上说胡话。许昕进进出出忙活了一天,天擦黑了总算是降了点温度下来,意识清醒了,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喊饿。

他跑去食堂给张继科买饭,这个点都打烊了,只有卖面的窗口还亮着一盏灯。师傅接过他递过去的不锈钢饭盒,笋丝,雪里蕻,还有细地快要看不见的几根肉——许昕突然就出了一头细密的汗,他看着那淡白的几乎不见油的汤水,急得在热锅上团团转,师傅,能不能多加一个蛋?没了,你来得那么迟,哪里还有蛋!

许昕站在原地,双眼失着焦,一跺脚转身跑了出去。他跑到公寓门口好几百米外的一家小炒店,冒冒失失地把卷了门正在做清洁的店主吓了一跳,叔,卖我个鸡蛋成吗?你要几个?一个。一个?

嗯,就一个。一根手指举起放在鼻尖正前方,眼珠都差点转不过来。

许昕又跑回食堂,上气不接下气地把鸡蛋从窗口递进去,师、师傅,再加个蛋。他扒拉着台板直不起腰,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付诸在这一来一去一面一蛋之中了。

张继科接过饭盒随口问怎么去了那么久,许昕不回答盯着他吃面,饿狠了稀里哗啦的,连汤都喝掉了大半。

就剩了个荷包蛋。

蛋你不吃?

不吃,腥气。

张继科的表情很坚决,许昕也不好说什么,直着舌头啊了半天,端过饭盒夹起蛋就往自己嘴里塞,你不吃我吃。张继科吓了一跳,诶你吃病号剩下来的东西干嘛!他本来都躺下了,又坐起来去抢许昕手里的筷子。

最后那天晚上的蛋还是没有被吃掉,被咬了一口泡在汤里,像缺了一段的句号,仿佛一句诘语,又像是一个悲怆的注脚。

 

 

 

9.

很多事情都是求不来结果的,许昕发现,比如输掉的比赛,半夜的失眠,费劲巴拉搞来的鸡蛋。

还有自己的青春,独有一份名字叫张继科。

 

 

 

10.

许昕坐着很忐忑地刷微博,看到节目路透后放下心来,还好还好,穿的是自己上个月送的小白鞋,不是什么辣眼睛的搭配。

有时候他很难去定义和张继科的关系,是朋友,却比朋友更亲密;是兄弟,却比兄弟更让人心动。

奥运结束后他们一起坐在酒店高层的阳台上望脚下灯火辉煌的夜景,张继科捏了个空酒罐在手心里掂着玩,恭喜许昕好事将近。你四十五岁结婚,让我儿子来给你当伴郎啊。他勾住张继科的肩膀,两个人便没心没肺乐作一团,笑声散在风里,轻飘飘的。

许昕忽然就流下了眼泪。


-Fin-


评论(48)
热度(224)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