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A Thousand Years(新婚)


*此文可视作芸芸八年后番外。

**建议与bgm《A Thousand Years》配合食用。(并不会贴传送门)


===

1.

张继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个人有点陌生。他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梳着好看熨贴的发型,尝试笑了一下,眼底全是柔情蜜意。

他要结婚了。和许昕。

他好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自己。害羞的,傻气的,又略显局促的笑容。张继科挠了挠头,想象着一会儿许昕从红毯那头走过来,也许穿着一样的西服,也许留着一样的发型。他会握住自己的手吗,他会咧开嘴对着自己笑吗,就像这么多年来自己每一次不自觉望过去时那样,然后再用小指在掌心轻轻地勾一下。

哎呀不能想了,脸红地要爆掉了。

张继科被拉着坐在椅子上,化妆师拿了两个冰袋按着给他脸颊降温等着涂打底。许昕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进来,张继科接起来时还是满脸柔软的笑意,对面声音却并不愉悦:“继科,喜糖那块果然出问题了。”

他有些意外,伸长脖子“啊”了一声。

“本来跟他们说好了每人包装三颗费列罗,结果缺货了也不通知,擅自给我换成诗蒂。而且数量也不对!奶糖应该是额外包装的现在全弄散了!”

张继科皱了皱眉,开口轻声安慰他:“没关系呢啊,就这样吧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许昕觉得张继科的反应实在是过于平淡,“我为这事操心了几个月,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今天是咱俩结婚的日子啊。”张继科顺着他的话回答,“可我又不跟喜糖结婚。”

许昕被噎了一下,居然觉得这话无法辩驳。

“我觉得挺好的,这还省钱了嘛不是。”张继科垂着眼睛说。他是真的的不在意这些,他觉得许昕好他就好,两个人好一切都好。结婚嘛两个人的事,何必刻意去整这些虚的。

抬头望了眼窗外渐趋明亮的天色,张继科对着手机说:“你先过来吧。”

2.

许昕挂了电话在床边坐下来,原本被啫喱水糊地爽利的发型被揉地乱七八糟。对于这个一生只有一次的日子他异常看重,总想精益求精做到最好。可张继科的态度却一直不怎么热情,让他感觉有些挫败。

好在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很快就嗡嗡响了两下,一条信息发过来。上面显示:不出问题当然最好,可是对我来说,有你在就够了啊。

他的嘴角终于浮现出这天来的第一抹笑意,捞起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匆匆下了楼。

3.

大喜之日。

酒店大堂装灯结彩,大批宾客鱼贯往来。红毯一直从大厅一直铺到楼梯拐角,两旁装饰着漂亮的花篮。许昕在门口下了车,不过按礼数来说他在婚礼正式开始之前都是见不到张继科的,所以他打算先去看看两个伴郎。

樊振东和周雨正吵吵嚷嚷地给对方打领带,他们的意见在此刻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樊振东坚持自己是对的,周雨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一张帅脸都皱出了褶子。

“我天!”许昕远远看见樊振东把领带打成了一个红领巾还一个劲地往周雨西装领子里塞,瞬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赶紧走过去把那玩意解下来,“小胖你在这儿闹呢!”

樊振东一吓,悻悻地缩回手。“不知道怎么打也很正常的,我十八岁的生日还没过呢。”

“那刚刚那个振振有词跟我说自己绝对正确的人是谁啊!”周雨一边仰着头让打领带一边呛他。

樊振东自觉语塞,趁着许昕注意力集中在周雨那儿,悄悄溜到门边想从箱子里捞块糖吃。许昕扭头一看他撅着屁股整个头都埋在装喜糖的纸箱里,顿时火从心头起:“小胖!”

“喜糖本来就不够,别添乱了成吗!”

“昕哥你别急,你别急。”樊振东嘴里叼着块玉米软糖跑过来,把糖盒往周雨手里一塞,“这盒糖就算周雨的,他提前领了。”

“你!”周雨原本想怒,但他低头瞟了一眼五彩缤纷的糖盒,便立马叛变革命也撕了块棉花糖扔嘴里,扭头对着许昕嘿嘿笑:“昕哥那这盒就给我吧。”

许昕一言不发,面色相当不善。

周雨察言观色,赶紧边嚼糖边转移话题:“哎昕哥你跟咱们说说,科哥咋就答应你求婚了啊?”

一提到张继科,许昕原本隐隐现出杀气的脸部线条瞬间柔和下来,嘴角也弯起一个弧。

说起求婚的契机,其实还蛮有趣的。

4.

上年冬天许昕陪张继科去青岛过年。晚上他俩在一家面馆吃完面拉开门,发现外面已经飘起了大雪。许昕站在门口呵出一口白雾,摘下一只毛线手套分给张继科,然后将他另一只手攥住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纷纷扬扬的雪花映着夜晚的灯光打着旋儿落下来,四周安静地只能听到呼吸声和鞋子踩在积雪上的嘎吱作响。许昕向前望,铺了一层薄雪的道路绵延着消失在黑暗之中,仿佛没有尽头。

他突然扭头说:“继科,这条路以后我们一直走下去吧?”

张继科愣了愣。

“一天,一个月,一辈子,都这样走下去吧?”

大抵是身在故乡让思维变得感性,张继科并没有如往常般吐槽许昕的心血来潮。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问道:“你这算是求婚了吗?”

一听这话许昕皱起眉来,语气变得不快:“张继科,咱们认识也快八年了吧?”

“啊?”

他用力捏了捏揣在兜里张继科的手。“八年了你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求婚怎么可能这么随便。”

许昕的表情太过严肃,严肃地让张继科有些惶然。他缩了缩下巴把鼻子和嘴巴一齐埋进围巾里,话里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点委屈:“可是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啊。”

他闷着声兀自嘟囔:“是你的话,我肯定会答应的啊。只要是你的话。”

许昕停下了脚步。他扭过头去仔细审视身边人的眉眼,专注地好像一直要看到心里去。张继科这话说得真切,他便有些动情。

雪依然扑扑簌簌地落。昏黄的灯光下,两个身影在雪地里贴在一起安静地亲吻。

5.

方博迎来了在电视台实习的第二年。拿到亲自采访好友婚礼现场的机会可以搞个大新闻的他异常兴奋,扯着个有线话筒在酒店大厅里跑来跑去,一堆人便也抬着设备跟着他在后边跑来跑去。

“哎许先生许先生!”他终于在嘈杂的人群中发现了主人公许昕的身影,激动伸手在空中不停挥舞,“这边这边!”

许昕笑了,抬腿向他走过来:“什么许先生,不一直叫昕哥的吗。”

“不行,你今天就是许先生。”方博的话筒一下就戳到许昕的鼻子底下,“请问许先生,今天和张先生终于迎来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您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许昕斟酌了一会儿,对着话筒正色道:“八年不易,我们很好。”

方博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这句话怎么有点耳熟。

一包中华飞过来准确无比地击中许昕脑壳,马龙的声音随之破空而来:“抄谁台词呢你这小子!”

6.

陈玘早早地便坐在了亲属席上。已过而立之年的他四肢还算苗条,肚子却是不争气地涨起一大坨肉。他坐在位置上松了松皮带,终于深呼吸着喘出一口长气。

“亲家啊。”他忍不住向坐在旁边不停嗑瓜子的王皓诉苦道:“这婚礼我不当证婚人,真的是说不过去啊。”

王皓斜着眼睛看他。

“要知道我八年前就认识继科了啊!八年前!他们那个时候都还没在一起呢。这四舍五入一下我就是月老啊!”陈玘内心十分愤怒,想着搞事情啊搞事情,连个大学里的指导都要跟自己抢证婚人的饭碗,这世道还能不能好了。

王皓利落地吐出一块瓜子皮,说:“你八年前认识继科,那我还一生下来就认识他了呢。你要是月老,我就是上辈子替他们牵红线的。”

陈玘呆掉了,感觉自己被绕了进去。他思考了半天终于发现关键所在,结巴着反驳:“这这这这不一样啊,我是男方亲友,你是,是——....哦你也是男方亲友。”

王皓又吐出一片瓜子皮,颇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7.

热闹多时的酒店大厅终于逐渐安静下来,宾客陆续落座。灯光变暗,舞台上方的屏幕开始播放一段VCR,许昕和张继科的模样浮现在大屏幕上。从大学相识,毕业,工作再到各自西装革履,青涩的模样慢慢变得成熟,镜头转换间流淌过漫长的点点滴滴。

录像播放完台下掌声雷动。

许昕踏着着掌声走出房间,在大厅的门前停下。他深深吸一口气,听到身后有人唤他的名。

“许昕。”

他回头看,张继科从走廊的那一头缓慢地走过来。一瞬间的强光让许昕的视野变得模糊,而后张继科的脸在这一片光晕中逐渐变得清晰。许昕恍然间产生了一股错觉,他仿佛看到张继科背后的纹身从西服下挣脱开来,然后扬起巨大的洁白羽毛的翅膀,轻柔缓慢地将他们两人一起包裹住。

张继科在许昕身边停下,将一片暖意搭在他的臂弯。

许昕不由得面对着转过脸去。张继科也正昂起头来看他,脸上带着神采奕奕的表情,眼尾轻轻勾起,瞳孔湿润黑亮,好看地超乎许昕二十六年来有关于美好的一切想象。

我此刻铅华洗尽,便只等你来献一个吻。

—END—


努力地凑了全员,还凑了胖雨和杀团,以及活在角落里的方博龙队刘指导23333。

...会有人想看圆房和蜜月吗?

评论(38)
热度(241)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