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昕博/蟒龙】水逆

放飞自我。

【高亮】注意tag顺序,结局为蟒獒。

===


许昕最近碰上了水逆。

书上说,后半旬的狮子座即日起将迎来长达二十八天的水逆,在这段日子里,狮子座必然遇到财富折损以保得身体稳健安康,恋爱运不明朗,但需放手一搏。

遭遇了水逆的许昕心浮气躁,坐在位置上玩最高级的扫雷。游戏界面摊开来有电脑屏幕一半大,红红绿绿地映得他眼睛发疼。大概只差七个雷的时候一只胖手敏捷地伸过来,在原本该安旗的位置利落地点了左键。轰地一下全炸了。

刘国梁一张脸笑眯眯又黑压压:“许昕,啊,上班时间,是哇,你给我玩游戏,这个月奖金又不要了是哇。”

你看看,财富折损这就来了。

许昕声调懒洋洋的:“刘指,我都快破纪录了,您忍个几秒钟等我玩完了不成吗。”

“你少给我耍滑头,看看你上个月的业绩,啊,这个样子下去很危险啊。”刘国梁苦口婆心,“心思全不在工作上,你来干嘛来的?自己还没感觉到,是哇,怎么能没感觉呢?你看看你旁边人张继科...”

许昕脖子长,转椅小轮一扭脖子一伸就往隔壁看。

张继科趴在桌子上安详地睡着。

“...虽然现在在睡觉,但是人家有成绩啊,是哇?而且成绩大家有目共睹啊。你要是也能拿个部里销售第一,你不要说扫雷,你玩Dota我都没意见。”

“单位网可烂了,哪里能玩Dota,最多玩个跑跑卡丁车。”

“我是在跟你说这个吗?”

刘国梁本来脖子就歪,这一气就更歪了。

反正要财富折损,许昕暗想,我才不要认真工作呢,事倍功半。不过恋爱嘛...他瞟了一眼睡得正香的张继科。

他决定放手一搏。

许昕是一只颜狗,顶级的。从见人家第一面起,他就可以从脸决定要不要继续进行心理上的深刻交流,最后再回到生理上。可惜人张继科不愿意跟他进行精神层面上的,只是一天到晚要死不死地半撩不撩,等许昕被撩起火了,他也跑没影了。

有一次午休许昕没回家跑到茶水间的小沙发上小憩,半梦半醒间张继科进来泡奶茶,动作窸窸窣窣。等茶泡好了却不走,拉了百叶窗的帘子俯下身来亲他。许昕内心一激动嘟了嘴就亲回去,结果张继科是没想到他醒着被吓到还怎么样,脚下一滑就跌倒了。在最后一秒还不忘扯住许昕的衣服拉他下水,许昕便也直挺挺地结结实实摔到了地上。

这两声巨响彻底把楼下午睡的刘国梁给吵醒了。许昕还懵逼着呢,张继科却早就脚底抹油似的溜了。

最后被罚了周末加班还没有加班费的许昕一脸委屈地到张继科那想求安慰,结果人家一脸纯良无辜地眨了眨眼,失忆了。

阿西吧。

许昕气到郁结,他觉得他和张继科之间也就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了,可这层窗户纸就是怎么也捅不破。比方说这天快到饭点睡到迷糊的张继科跑又到他这儿来醒神,整个人跟个挂件似的趴在他身上。许昕心痒了,一边说着继科er我给你按摩一边把手伸到对方发达的背肌上上下动作。

张继科还软软地趴着,随着许昕手的动作从喉咙低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跟只大猫似的。许昕越摸越色情,修长的手指找到了尾椎骨上方一点,轻轻一按。“卧槽!”张继科忽然睁开眼,跟只炸了毛的猫一样跳起来,嘴里骂着什么狗屁技术反手锤着腰走回自己隔间去了。

又留他一人独自懵逼。
 

许昕垂头丧气地回了家。打开门看见师哥马龙系着围裙举个铲子对自己微笑,屋内窗明几净,厨房里有菜香味飘出来。

许昕被感动了。他师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师哥,职位比他高赚的比他多还肯和他一起合租,做饭养花布置房间样样精通。想到这他毫不犹豫地走上去给了他师哥一个拥抱,马龙有点不好意思,举着手僵了一会儿,最后也干脆地环住许昕的腰。

吃饱喝足后只穿条大裤衩的许昕躺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玩消消乐,看见马龙洗完澡围着浴巾从自己房门前经过。他师哥的背白地发光,好像还有水珠凝着似的,整个儿晶莹剔透。许昕心下一动,神使鬼差地翻身下床跑到马龙房间说师哥你今天工作累不,我给你按摩吧。

结果他师哥说好啊。

于是许昕跪坐着马龙趴着,两个人有点变扭地挤在一张床上。马龙的皮肤柔软滑腻触感极好,许昕装模作样地捏着肩还不忘问手感。他师哥人前严肃霸气工作上杀伐果决,这时候在他手下却软得跟块奶油似的,白白香香。

许昕手一边向下一边加大力度,马龙的身体舒展着,随着他手的节奏还发出轻声的哼唧。他的手又覆上了那一点,不轻不重地揉捏着。

吞了一口口水,许昕忐忑地问:“师兄,舒服吗?”

马龙转过头来看向他,“舒服啊,特别舒服。”那眼神居然还有点迷离。

许昕一下就泄了气。虽然说都是男人,但果然人和人之间还是不一样的吗?他想了半天仍然想不出白天到底哪里招惹到张继科了。郁闷的蟒蟒惆怅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说声师兄就到这里吧便跑到阳台泡茶喝去了。

马龙摸着找出来的时候许昕正迎着风坐在阳台上,手里捧着个搪瓷碗(真的是碗)装着大麦茶跟个老农民似的咂巴咂巴,刘海随风乱摆。

“老实说,师兄,”他的眼神忧伤地像水一样,“我觉得继科er挺喜欢我,我也喜欢他,可我们间为什么就这么一直毫无进展呢?”

“师兄,我该怎么做?是该继续按兵不动,还是...”

许昕这番深情剖白还没完呢,抬眼就看见他师哥气势汹汹走过来一脚踩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把他踹得个人仰马翻,搪瓷碗摔到地上碎成两半儿。他眨了眨眼,在眼角的余光中看到马龙站着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然后转身走了。

走了。真正意义上的。


情场职场皆失意的许昕又失去了他最亲爱的师哥,这不由得让他觉得水逆果然可怕,二十六年来的人生低谷也不过如此了。

为了拥有新一天起床的动力,躺在床上的许昕不得不自我安慰道,虽然不如意的地方很多,但好歹自己这副年轻健康的肉体还坚持抗争着。

他起床摸摸索索去卫生间刷牙,只觉得鼻孔一热,水槽里瞬间便是两抹红。再抬起头来,镜子里的自己额头眼角多了好几个红点,脖子以下更是密密麻麻一片。

阿西吧。

愤怒的许昕愤怒地穿了外套去医院。可他无处发泄,只能坐在医院的等待区嘟着嘴怒视来往的每一个人,虽然并没有人理他。所幸工作日人不多,很快就轮到了他的号。

一个小年轻坐在门口的一张办公桌边,打着个领带,姿势端端正正,大眼睛忽闪忽闪。许昕迟疑地看了眼手里的挂号单,记得自己挂的是专家号啊?

小年轻特别开心地对他招手:“专家在里间,我是实习的。来来来把病历给我,我给你填个表。”填表的时候小年轻对许昕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问题问得极其详尽跟查户口似的。许昕没兴致搭理他,敷衍了几句就进里间去了。

急性荨麻疹。老医生把一大张注意事项撕给许昕,叫他到外面拿了药品单子去下边取药。

柜台的人接过许昕的单子,先是拿了几管口服液,往后眉头就皱起来了,“复方....酚...啥啥啥这写的都是啥?”

“哈?”

“这写的都是些啥?”取药员把药单两根指头夹着戳到许昕鼻子底下,“龙飞凤舞根本看不清楚。”

许昕火气也上来了:“你看不清楚我就能了?你怎么不反省反省你们医院医生字写得咋就那么抽象呢?”

对方把药单一扔两手一摊:“那我就不管了。你上去叫他写清楚了再来拿药。”

“我日...”许昕气得差点想要干架,“你就不能在这儿联系一下吗?现在科技这么发达?”

“不能。”

愤怒的许昕愤怒地推开皮肤科的大门,沉着脸把药单拍在小年轻的桌子上。小年轻看着他居然他笑起来,说:“哎呀你别气嘛,先坐,我再给你开一张。”

许昕坐在一旁盯着小年轻一笔一划地给自己写药单,对方却在还差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停下来,笑吟吟地问他:“你知道我为什么第一张单子写得那么不清楚吗?”

有病?许昕翻了个白眼。

“因为这样的话,我就能再见你一面,和你多说几句话了啊。”

许昕的大脑当机了几秒。等一下?他这是被撩了?被一个还在实习的小青瓜蛋子给撩了?

张继科一天到晚来撩就算了,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傻白甜也来?

许昕觉得为了成熟男人的尊严自己必须撩回去。

他清了清嗓子,端正坐姿后正视对方。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小年轻其实长得还真不错,双眼皮大眼睛,一张圆脸白白净净。

“你到底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我管不着。”许昕一开始的口气是和缓的,但很快就话锋一转,“不过你这样做直接导致了我和取药的人产生矛盾,我还得上来第二趟,大大浪费了我的时间,和精力。这都是在没有询问我意见的前提下。”

他倏忽探过身来,目光灼灼:“那么,你觉得我心情如何?”

小年轻结巴了,许昕的脸正对着他,两人鼻尖不过十公分的距离。“我我我我...对对、对,对不起啊。”

许昕突然笑了。“现在这样看着你,”他把废弃的第一张药单塞进小年轻白大褂的上边口袋里,顺便看了看牌子上的姓名和号码,“我忽然觉得心情其实挺不错的。”

他直起身来,拈起桌上的药单,左手很是潇洒挥了挥,“有缘再见啦方医生。”

方博瞪着眼睛目送许昕的背影离开,伸手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废弃的单子,发现它居然已经被叠成了一个爱心。

哎呦我的妈。方博捂住剧烈跳动的心脏,觉得自己情窦初开了。


得了荨麻疹最后一道身体防线也崩溃的许昕,水逆依然没能过去。加上前段日子工作任性地落下了许多进度,此刻就算没有来自刘国梁的压力他也必须加班了,不加班没饭吃。

中饭前张继科敲了敲他的隔间板,许昕一边打字一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去食堂了。

打完一段电话响了,一看,是方博。

这几天许昕和方博倒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联系着,主要是没能力撩张继科的许昕空虚寂寞冷,他要撩别人。而方博对他也不抗拒,两个人聊天聊着居然也慢慢热乎起来。

“喂小医生啊...今天接了几个病人啊?”许昕用肩膀把手机夹着,双手仍然飞快地打着字,“什么你休假?你居然有休假?”

“饭?我还没吃呢...最近忙啊...什么?不用不用!送什么饭!我这儿有面包呢,又不是小孩...”

“谁跟你说急性荨麻疹得吃营养餐的...都说了不用!等一下你知道我单位地址?你怎么知道的?你表哥也在这儿工作?”

“行吧知道就知道呗你别来送饭成吗...都说别来你要是敢来我就...!”

电话挂了。

许昕呆若木鸡地坐在位子上,耳边还回荡着方博欢快的“我马上就出发你等着我哦保证热乎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只感觉两眼一抹黑。

苍天呐。

方博很守信,半个小时后就出现在了单位门口,拎着个大饭盒喜气洋洋地走进来。对于发生的这一切,许昕是拒绝的,但他无能为力。

方博兴高采烈地把饭盒里的塑料小盒一个个地拿出来码在桌子上,果真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居然还有饭后水果。许昕望着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他继续冷漠地打着报表,整个人呈现出抗拒的态度。

方博急了,他连筷子都递到许昕手边了:“你怎么不吃呢...”

“忙着呢。没手。”

“再忙也要吃饭啊!”方博更急了,“冷了就不好吃了啊!再说你还得着病。”

絮絮叨叨的使许昕很心烦。他随口接道:“我没手你还没手啊?那两只手长着干嘛的?”

话一出口许昕就后悔了,但是来不及了。方博反应过来后脸上浮起一抹潮红:“那我喂了啊...”他开心打开一个小盒夹起一块百合递到许昕嘴边,“啊——”

许昕犹豫半晌,终于是勉为其难地张嘴吃了。

百合还在嘴里嚼着没咽下去呢,一股明显的低气压突然就飘了过来,连带着菜的色泽都暗了几度。许昕有些莫名地回头看,这一看差点没把他给噎着。

张继科拎着个黑加仑蛋糕站在身后,脸色青黑。

方博一扭头也看到张继科,手里的筷子啪唧一声掉在地上。

“他是谁?”

“继科er你听我说我可以解释...”

“他是谁?”张继科黑着脸充耳不闻,只是重复这三个字。

许昕这下算是彻底体会到了有嘴说不清是什么感受,他也结巴了。“他,他,他是我表弟,远房的,哈哈。”

“远房个屁!”张继科暴怒,“他是我表弟!”

许昕被黑加仑蛋糕糊了一脸。

后来不知道张继科对方博说了些什么,反正是被说的完全没了脾气,委委屈屈地抱着自己的饭盒站在门口,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泫然欲泣。

许昕有些于心不忍,走上前去。

张继科一个眼刀就飞过来。

“一句,就一句!”许昕赶紧保证道,快步走过去。“小医生啊,”他叹了气,把掉在地上的筷子塞进方博的饭盒里,“以后药单上的字写清楚点吧。”


张继科依然黑着脸一言不发地拖着许昕向卫生间走去,到了后把人往水池边一撂,吐出两个字:“洗洗。”

许昕拧开了水冲落了满身的奶油,一边洗一边笑:“你生气归生气,摔蛋糕真的不至于吧。”

张继科垂着眼不说话。

许昕凑上去继续说:“浪费了蛋糕是你自己没得吃,这多不好。”

“那玩意儿本来是买给你的。”张继科憋了半天,终于从喉咙底下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再说了...”他的目光游移着看向别处,“这么大的一个人摆在眼前你都能浪费,一块蛋糕算什么。”

这话一出许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难以置信地开口:“你说什么?”

张继科不说话了。头低着,耳朵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许昕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他咬紧牙关浑身颤抖着,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把抓住张继科的肩膀激动地问:“今天是不是十七号?”

对于这个突然其来的话题张继科感到莫名其妙,皱着眉头轻轻应了一声。

老子的水逆终于拓麻的结束啦!许昕忍不住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快乐的嚎啕,目光落回企图又挣开他溜走的张继科身上,觉得自家媳妇儿这没事就撩撩完就跑跑了还怂怂完还脸红的性子是该好好治治了。他一把把张继科压在墙上,掰起一条大腿就往自己腰上挂:“人和蛋糕已经过去了,现在这大好时光还真不能浪费了,对吧?”


-fin-



总之这个短篇写得非常愉悦!

话又说回来这会不会是乐乎上第一篇蟒攻的三个cp同时在线的文...我希望是的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5)
热度(153)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