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新婚燕尔·完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小张老师把自己剪贴报上的广告摊开来给许先生看,并且画圈圈标出重点,山东青岛,看到没,青岛,我家!我要带你去我家度假!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干啥呢!直把许先生说得面红耳赤,头转到一边逃避重点,羞赧中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愤懑,嘟嘟囔囔地说要是你一早跟我说明白了,我也不会那天晚上耍酒疯拿个易拉罐环跟你求婚。

那又怎么的我乐意,张继科轻描淡写地将笔记本合上塞回背包,他坐在飞机靠窗的位置上,跨过扶手歪着头把衣领子拉下来,小孩炫耀式地给许昕瞧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条天底下独一无二只此一份的易拉罐环项链。许昕忍不住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幼稚死你得了,他一面这样说一面不忘拉低帽檐,来遮住自己嘴角浮出的一点微不可察的笑意。

一下飞机双脚踩在青岛的地面就好像到了张继科的主场,张老师脱了鞋子,神气活现地站在别墅客厅正中央的茶几上,双手叉腰指挥许先生把东西搬上搬下,这个挂件应该摆这儿,那个座钟应该搁那儿。许昕瞅着手里那座漂亮的西洋小钟半晌,扭头去看张继科:“你刚和我住那会儿你还有个喝水的闹钟你知道吗。”

张继科扬着脖子,神情相当坦然自若:“嗯,记得啊。”

“你带来了不。”

“早不用了。”

“啊为什么?”

“因为我有你了呀!”

话说着张继科张开双臂从茶几顶一跃而下,吓得许昕赶紧把手里的小座钟扔了迎上去,直落入怀被借着惯性搂紧了脖子。他把住张继科的腰在宽阔的客厅里转了几圈,把人稳稳当当放地上了还有些惊魂甫定:“怎么说跳就跳,如果我没接住你怎么办?”

“如果你没接住我,我就自己跳到地上了。”张继科颇为不屑地斜睨了他一眼,“这才多高啊,是你自己跑过来要接的。”

“......”

许昕被碰了一鼻子灰,他无语望天晃了晃脑袋,眼瞅着前边张继科甩着两只手往外蹦,赶紧抓起茶几上的手机和钥匙跟着一起出了门。

“我们去哪儿?”许昕钻上张继科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中型别克的副驾驶座。

“看着我开就行。”张继科插钥匙点火,向后仰靠在座位上,食指放在方向盘上点了点,似是陷入了回忆。

车轮停在一道严闭着的铁拉门边,学校周日不开门,张继科一溜烟跑过去跟传达室的大爷进行交涉。许昕也下了车,他往路边铺的砖上蹭了蹭鞋底的土,目光先是追随前边那个趴在传达室窗口的人影,而后收回来,盯着身边花圃里随风摇曳的鲜红的美人蕉。

周末没人的校园显得空荡又冷清,张继科轻车熟路地在教学楼间穿梭,一边走一边指给许昕看,他曾在哪一片操场上肆意奔跑,曾经承包过哪块公共区域的卫生,曾在哪棵树上刻下幼稚的痕迹,以及绿荫旁的公告栏,哪一栏也曾有过他的名字。

最后他领着许昕拐进顶楼靠右的一间教室,下午四点的阳光明亮却不强烈,教室内普通的摆件和陈设都被笼上一层温和的气息。这些温和包括墙角扫帚掩着干净的簸箕,黑板下的沟槽里铺着余漏些许星星点点的粉笔灰,后墙的板报上绘着简单的图案,板报旁边则粘着一些写满了寄语和口号的花朵状彩纸。

张继科径直走到教室中间的一个位置拉开椅子坐下,他对许昕说:“这是我小学毕业时六年级的教室。”

许昕在他身边的一个位子坐了下来。十二三岁少年的体型到底没能给成年人多少余裕,两个人四条长腿便很有些憋屈地顶着桌肚折在一起。

张继科握着许昕的手腕,带着他触摸自己座位底下的那块桌板,平滑的纹理上,突然现出一丝凹凸不平的痕迹。“当时最后一天的毕业仪式,”张继科垂着眼睛笑了笑,“老师叫每个人写了理想,然后收上去。我交了之后,把它用小刀刻在了桌子上。”

“欸?”许昕十分好奇,伸开食指,仔仔细细摸过去。他顺着张继科的方向蹲下,努力放低身子,侧过头有些吃力地辨认刻在那里的字迹。

“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家?”

许昕扭过头,看见张继科,哦不,张作家,正用一面手背垫住脸趴在十六年前的小学课桌上,微笑着注视着自己。于是在这样含笑的眼神里,他的一边嘴角也勾了起来,坐回位子后活动了一下刚刚受委屈的肩膀:“那么恭喜你,理想实现了。”

张继科直起腰来,一手撑住脸:“实现谈不上,至多也就完成了后一半吧。”

“对我来说,你已经实现了。”

“....嘁。”

张继科站起身,走向讲台。他从讲桌上的笔盒里取了一支完整的粉笔,转身在黑板上颇为工整地写下:【你的理想是什么?】

“许同学。”

“张老师。”

“你的理想是什么?”

班上唯一的许同学坐得端端正正。他抬起头看向张老师,字正腔圆地回答道:“我的理想是找到这个张作家,然后跟他谈恋爱。”

张继科把手里的粉笔朝他脑袋上砸去:“神经病!”

“我的理想现在已经实现了!”许昕一偏头很是敏捷地躲过,“老师给我的理想打几分?”

张继科抱着手臂站在讲台上。在迟了一刻钟扫过来的日光里,许昕的脸像被涂上了一层淡色的金粉,闪闪发光着。最后他把手放下吐出一口气,说:“勉勉强强及格吧。”

原本计划是要在海滩上一起看星空的,结果是不知道什么毛病,吃进了海风还怎么的,晚饭后许昕就开始连着咳嗽,便不得不取消了晚上的计划。对此张继科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你怎么回事,难道没在海边住过?”

“阿拉上海银....咳咳!哪能有個种事体!”

“.....算了你还是给我歇着吧。”

张继科把许昕安置在床上,里三圈外三圈包得严严实实。他不得不回想起同住时感冒发烧烧得滚烫的一条废蛇,不禁忧心忡忡想道许先生看似人高马大实则弱不禁风,看来结婚后必须好好提高一下他的身体素质和免疫力。

被张继科关了窗拉上厚厚窗帘的房间内昏暗无比,使得本来清醒的许昕躺着也有些迷糊,他看见门被打开一道小缝,想当然出声道:“张.....阿姨?”

张妈妈竖起食指对着他轻轻“嘘”了一声,身后却冒出张继科的半个脑袋:“我好担心你哦,就叫我妈妈过来看看。”

“我没事.....”

“哎呀你这孩子,小心点儿小心点儿。”张妈妈快步走过来把许昕扶着坐起,扭头对自家儿子埋怨道:“小许不就是嗓子吹了点风受刺激了吗?犯得着把人家裹成这样?”

张继科站在门外挠了挠头,明显底气不足:“那我不是很担心不知道怎么办嘛.....”

“行了你打你的稿子去吧。”张妈妈叹了口气,“我来照顾他。”

事实证明,妈妈有时候还是最有用的。张家妈妈特意穿过半个城区赶来给自己烧冰糖雪梨,这让许昕十分感动,他盘腿坐在床边乐滋滋地吃甜甜的梨子,而张妈妈站在一旁,看着被这对小年轻塞地乱七八糟的衣柜和行李箱,不由得皱起眉走过去捡起来一件一件收拾。

“小许呀。”

“嗯?”

“你们今天下午去什么地方玩了呀?”

“啊这个。”许昕吞下一块梨,“我们去学校了。”

“是不是龙龙的小学?”

“恩去了他的教室。本来说还想去高中看看,结果门卫不让进。”说到这许昕才反应过来,“咦阿姨你怎么知道?”

“小许。”

张家妈妈又喊了一遍他的称谓,语气略带严肃让许昕感到有些紧张,他吞了一口唾沫,看到张阿姨,他最亲爱的人的母亲,手里捧着一件叠好的风衣,走过来坐到自己身边。

“你听我说。”张继妈妈十分温和地,同时也是十分认真地将她的手心覆在许昕正捏着瓷勺的手背,“龙龙他这么做,代表不仅仅是后半辈子,他是连着已经度过的前半生,你那没有参与的二十八年,都想一起给你了呀。”

“阿姨....”

“叫伯母。”

“伯母。”

“以后,就是阿妈了。”张妈妈站起来,把手里的风衣往许昕身上比划,“嗯这个颜色,你穿着不错。”

张继科正在楼下,伟大的作家即使在度假期间也不能松懈,他噼哩拍啦热火朝天地打着稿子,感觉眼睛酸涩抬起脸来眨了眨转动了一下眼珠,结果打眼就瞧见许昕裹着毯子一脸傻笑地顺着扶手从楼梯上下来,差点没被吓得魂飞魄散。

“你你你你梨吃完了?”

“嗯吃完了。”许昕脸上仍然挂着笑容。

张继科有些心虚地把笔电合上。因为许昕他最近写的故事画风突变,行文措辞腻腻歪歪甜得令人发指,不再像往常言语淡薄的诗人做派倒像是陷入了脸红思春期,公司小妹拿到新小说的第一稿时简直可以说是大跌眼镜。而此刻,罪魁祸首正站在十米开外的楼梯口望着自己,张老师忽然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羞涩。

许先生按着扶手站在那儿,心潮澎湃。他终于理解了爱上张继科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现在,他站在十米外望着,望着他的缪斯,他生命里最柔软的热情,他内心燃烧的熊熊火焰,还有他饱胀的花朵鲜红的苹果和飞翔的白鸽。

或者又像是,在第二天清晨,早先醒来的张继科赤着脚哗啦一下拉开厚厚的窗帘,昨晚下的一点小雨使得楼下的梧桐树落了一地叶子。许昕许昕!秋天来啦!他一边喊着一边张牙舞爪地往床上扑去,许昕睁开眼睛连带着被子一起抱住他,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接住了张继科,也接住了窗外迎面而来的秋天。他们在新鲜的晨光里交换了一个吻,许昕用鼻尖轻轻地去蹭张继科的驼峰,他说,秋天来啦,我们去拍麦浪吧?

于是张继科再一次出现在了不合时宜的拍摄现场,这次的主角是一对新婚夫妇,穿着礼服戴着头纱,互相勾着手笑得一脸甜蜜。金黄色的麦浪像波涛一般在身侧翻涌,他一边顺着晃动的麦穗漫无目的地游荡一边等拍摄结束。张继科!张继科!许昕忽然在后头叫他,他懵懵懂懂地回转过身来,看见许昕握着一束新娘刚刚手里举的捧花,素色的洋桔梗连缀着满天星,站在那里。

许昕将捧花扔给他,他有些茫然地接过,又看着许昕跑到一片山坡上举起相机。无边无际的麦浪里,张继科的额发被风吹得很乱,手里握着捧花凝成取景框里的一滴璀璨,他抬头看见许昕朝自己比了一个ok的手势,而后重新跑下山坡。

张继科就这么在风里看着,看着许昕脖子上挂着相机在金黄麦浪间头发飞扬朝自己奔跑而来的样子,忽然就觉得,这个场景他要记一辈子。

“张继科!”

“嗯?”

“你愿意跟我共度一生吗——?”

 

 

-Fin-



是的没错完结了,做了一个前文链接的列表。最后一章之前把前文又看了一遍,写了一些自己能想到的点希望不要烂尾,虽然不可避免的的确是有些烂尾了。

这个中篇由栋@狗子v开始,羊@一颗蛋卷中间参与,以我结束,文里过了三季,文外也拖拖拉拉过了整三季,十分惭愧,十分不好意思,但是无论如何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非常感谢。

评论(19)
热度(163)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