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芸芸(下)


21.

 

许昕躺在床上,笑出了一脸牙花子。笑到脸疼的时候觉得不太好,就用手去遮嘴巴,但身子还是抖个不行。

我和张继科在一起啦。

一想到这他的心就像红油的火锅剧烈地喷出热气,泡沫咕嘟咕嘟翻滚着破裂又涌起;又像棍子插进蜜糖罐里扯出细密的拉丝,绕刚出炉的黄油面包三圈,再从雪白的糖霜里滚过去。

他可以一直在脑子里循环这句话不眠不休,也可以在循环到第不知几百次的时候莫名其妙地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

张继科一脚踢到他床板上:“大半夜抽什么风呢!”

许昕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探出头去满脸笑意:“继科你也还没睡呀。”

下边沉默了几秒,传来一声小小的带着鼻音的“嗯”。

“快睡吧,明天还有课呢。”

“我睡不着。”许昕真心实意,“我高兴。”

“高兴什么。”

“我一想到你就高兴。”

张继科脸红了,但是在黑暗里看不出来,他只是觉得自己脸有点烫。“那我上来陪你吧。”说着撩了被子往上爬。

“别别别别别——!”许昕一听吓得都快结巴了,“你要是上来我明天课都不要上了。”

张继科维持着抓床栏的姿势几秒,脸更红了:“什么意思?”

“我我我我没什么意思啊?”许昕被这么一问真结巴了,“只是你上来的话我就更加睡不着。”

“为什么啊?”

“你...你在旁边的话,我心跳就跟擂鼓一样,哪里还睡得着。”

张继科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回答,只能徒劳地感觉到脸部的温度越来越来高。最后他一边嘟囔着许昕你这张嘴真够可以的啊一边默默地躺了回去。

许昕觉得自己很委屈。他做错了什么,他只是诚实而已。这样都要被张继科说,还有没有天理了。

张继科深深吸了一口气,拉起被子遮住脸。他试图用双手贴脸想要温度降下来,但是连耳朵根都在发烫,根本没什么作用。

很好,他明天的课也不用上了。

 

 

22.

 

许昕的心情颇为微妙。第二天实际上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天没有更蓝阳光也没有更灿烂,但是因为和张继科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让他对这一天生活有了强烈的期待。他看着张继科迷迷糊糊站在面前,闭着眼睛头一点一点地一个个乖乖扣衣服扣子,忍不住开口叫他名字:“继科。”

张继科眼睛没睁,头朝着声源的方向偏过来:“干嘛?”

“没什么,叫你一下。“

幼稚。张继科撇了撇嘴,下一秒他便没犹豫直接凑过来对着许昕的脸响亮地嘬了一口,然后迅速退回去,准确无比地扣好自己的最后一颗纽扣。

许昕手里端着的黑框眼镜抖了一下掉在地上:“你干嘛?”

“没什么,亲你一下。”

真的没什么就有鬼啦!被撩得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抖抖索索的许昕内心全是波动,却仍没胆亲回去,内心鬼哭狼嚎着捡起眼镜,戴上后一脸悲愤地转身进了卫生间。

 

张继科睁开眼睛,偷偷地咧开嘴笑了一下。

他要首先享受这段关系所带来的实质性的变化,张继科从来都不是一个畏畏缩缩的人,很多时候他都是主动出击,来啊朋友,造作啊。

许昕也不是,但他的表达方式比较笨拙。

他终于觉得自己有资格要求张继科多吃一点肉,以往他都是在张继科一个劲吃拍黄瓜小炒菜拌豆腐的时候默默往他盘子里扔肉,虽然大部分结局都是要么被张继科遗忘要么被扔回来。现在他帮张继科要了一碟蒸蛋,口气强硬地要求他吃掉。

张继科同意了。

他不喜欢蒸蛋,但他喜欢许昕对着他唠叨。同样他也不喜欢花生衣煮的水,但他喜欢许昕蹲在一旁盯着锅的眼神。

能感受到被一个人真切地喜欢着,是一种多么宝贵的体验呀。

许昕看着张继科一口一口吃着蒸蛋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样子,也捏个勺子去捞:“这么好吃啊?”

张继科打了一下他的手:“不准吃。”

“我给你买的你不给我吃。”

“就是因为你给我买的才不给吃。”

“什么呀。”许昕也笑了,收回手。不吃就不吃,看着你吃好了。想着张继科高兴,看着张继科也高兴,反正都是一样高兴。

张继科咽下最后一口蒸蛋,问许昕:“明天这学期最后一场足球赛,你来不来?”

风从遥远的地方吹来,撩起他额前的头发丝,露出好看的眉眼。细碎的光影笼着他嘴角噙着的酱油渍和盈盈笑意。许昕看着张继科露出的那一角淡白牙尖,好像看到了春分日晚上的月牙白,和偶然仰头间的,明媚春光。

许昕的心被熨地又烫又软。

“来啊,必须的嘛。“

 

 

23.

 

许昕抓着张继科的外套站在足球场边,周围果然是不出意外的人声鼎沸,各色人等什么都有。教练老师,两方各自的啦啦队,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还有一大堆觊觎张继科美色战斗力极强的迷妹。

场上战况激烈,双方势均力敌,开场就踢了个一比一。接下来所有球员都绷紧了一根弦大气不敢出,比分胶着在了原地难以突破。

最后张继科接到了球,他左脚拿球一颠背身一闪,一个倒挂金钩球冲向球门直捣黄龙。进了!足球破网的那一霎那全场沸腾,裁判及时地吹响终场的哨声,一时间欢呼彩炮齐鸣,巨大的人流兴奋地汇聚过来朝张继科涌去。

许昕看见了,但他很快就看不见了。他和张继科之间已然隔了厚厚的人群,那么多那么乱让他头晕目眩失去方向。他也曾想激动地一边鼓掌一边往前冲去,但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没关系,这很正常。许昕嘴角勾起一抹笑,因为喜欢的是张继科,所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他要习惯。

他想着大概等人潮散去繁华落尽他能大大方方走上前去给张继科道一声恭喜。

 

但是。

但是啊——

张继科恍然间回头,挣脱队友庆祝的臂膀,拨开层层叠叠的人群,向许昕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许昕!”他发出一声快乐的呼喊,许昕被惊得猛一抬头,看见他的小奶狗撒蹄子向自己冲过来,头发和球服都张扬在风里。他吓得直接扔了外套张开双臂迎上去,小奶狗蹦起来双腿勾住他的腰扎进他怀里,许昕捧着他倒退几步,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上。

“我们赢了!”张继科毛绒绒的脑袋在他脖颈处蹭了蹭,抬起汗津津的脸来看着他,眼睛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我赢了!”

滚烫的鼻息扑在许昕脸上。

他们倒在足球场的边缘,周围围着一大圈人,却是好像把他们围在世界中心。许昕睁着眼睛望头顶明朗的晴空,突然就有了股流泪的冲动。

他翻身起来把张继科一把搂进怀里,“嗯你赢了,你赢了,你赢了。”他收紧手臂,把头搁在张继科肩上对着他耳朵,不断重复这句话。

他们抱在一起,他爱他,他也爱他,他们亲密无间,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两个少年。

 

 

24.

 

张继科所在的队伍拿了校足球联赛的冠军,一堆人热热闹闹地挤上台领奖。张继科被簇拥着站在中间举起奖杯,笑得腼腆又张扬。

下边鼓掌喝彩镜头咔嚓声响成一片。

许昕挤在人堆里,左看看右看看,瞧见前面有个扛着大炮的新闻社同学。他二话不说十分不客气地去扒拉人家衣领:“同学,单反借我用一下。”

同学十分懵逼也十分不情愿:“干嘛?我不认识你,而且我拍照片社里要用的。”

“嚯,厉害了啊。我拍照片也有用的。”

许昕趁着他不注意直接从手里夺过相机,对着张继科咔咔按了好几下快门:“我男朋友在台上呢。”

“...等一下你说什么玩意儿?”

许昕并没有回答他,他把相机递还回去,顺手塞过去自己的联系方式:“这几张照片记得洗出来啊,我给你转钱。打个半价怎么样?一回生两回熟,我觉得我们挺有缘。”

 

 

25.

 

张继科举着许昕死皮赖脸求来的照片端详,一脸嫌弃。

“模特那么帅还拍地那么难看,你也是没谁了。”

“很难看吗?没有吧!”许昕捞过那几张对焦不准光圈模糊的照片,已然被爱蒙蔽了双眼,“我觉得还好啊!”

“那是因为我长得好看,跟你的技术没关系。”张继科伸了个懒腰,打算去洗澡。

许昕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偏过头对着浴室喊:“那继科我去买个相机天天拍你好不好——拍到我进步为止。”

浴室里安静了几秒,然后传来放水的声音:“好啊。买了相机的话,想拍什么都可以。”

结果许昕就真去买了个相机。

“诶对——就是这个眼神,继科你的表现特别棒,好好好,头再偏过去一点——”许昕蹲在地上举着相机,把身体拗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张继科双手扶额,全身上下都在写着“我不认识他”这几个大字。

悠闲的课间,有人补眠,有人玩手机,有人吃零食,也有人端着相机用各种诡异的姿势只给一个人拍照——比如且仅比如眼前这个二缺。

老教授站在讲台上喝了口茉莉花香茶,好奇地问:“许同学你在干什么?”

“没看见呢吗,陶冶情操净化心灵。”许昕随口答道,手上动作不停。他盯着可视器嘴里嘟囔着:“这里是不是调个模式会好一点?”

“你只拍张继科一个人啊?”

“当然啦,其他东西有什么好拍的。”这话许昕说得无比自然脸不红心不跳,完全没意识到落到他人耳里意味着什么。

周围同学纷纷投来瞩目的眼神。

张继科把脸埋进臂弯里,徒留一个充血发红的耳朵尖。

 

晚上许昕把张继科圈在怀里给他看自己一天的劳动成果,张继科一张张移动屏幕上的照片看过去,越看越嫌弃。

“你真的没摄影天份。”

他刚刚洗完澡,头发湿漉皮肤滑腻,身上还散发着海盐沐浴露的清香。许昕忍不住凑过去,在光裸的肩膀上狠狠嘬了一口。

“啊起开起开!”张继科炸了毛般挣脱他的束缚,浑身像筛子一样抖阿抖,“脏死了你还没洗澡呢吧。”

许昕举起双手很是委屈:“我今天又没出汗!”

“那也脏。”张继科把手里的相机扔还给他,想了想,还是俯下身回去在许昕的眉毛上亲了一下,“你要不去买本教程来看看。”

 

 

26.

 

尽管无论是张继科还是其他人都和许昕说过数次既然买了相机就不要只拍一个人,偶尔也拍一下树拍一下花拍一下蓝蓝的天空和这个美好的世界,许昕依然在他自己的道路上坚持己见执迷不悟着。

花好看树好看天空好看这个世界也好看,但都没张继科好看。

继科有这么好看。

许昕走到半道伸开双臂堪堪围成一个圆,打量从这头到那头的距离。他皱起眉头,不对。

继科有这——么好看!

许昕努力拉扯肩膀,把扩胸运动最大化,直到自己快喘不过气。他再次丈量左右手间的距离,这才满意地放下手臂。

“在那傻不愣登的干嘛呢。”许昕一回头,看见张继科在前边叫他,“上课要迟到了。”

 

 

27.

 

后来新闻社办了个摄影比赛,许昕投稿,居然中了。获奖作品全部被放在学校门口巨大的宣传栏内展出,许昕的大作高居正中,无比显眼,供校内校外人人瞻仰。

照片主角毫无悬念是张继科。

张继科听说了这事,他联想到许昕蹩脚的摄影技术,不由得“嗷”地一声用手捂住脸,感觉很是没面子。许昕邀请他去一道欣赏自己的作品,张继科内心充满了拒绝:“我不要!“字正腔圆掷地有声。

他的心中同时也充满了疑问:“你到底是怎么拿到奖还有资格把照片放中间的?”

“嘿嘿。”许昕对于这个问题十分坦诚:“我认识一个新闻社的内部人员。”

“.....”

“但是继科你听我说,这张照片拿奖还是有他的理由的!我内个同学说你在照片上特别能打动人,真的!”

许昕拉着张继科到宣传栏前,用手指给他看:“就是那张。”

张继科抬头看,照片上的自己正对镜头笑着。明媚温柔的目光和软软勾起的眼角里面,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惊讶和失措,像一只乐不可支的、又突然受了惊的小仓鼠。

“这个笑,真的特别特别好看。”许昕转过头来问他:“继科,你那个时候在想什么?”

张继科看着自己的照片,有些懵。

 

哦他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他,他在看许昕。

他们俩在一个阳光灿烂地不像话的下午跑去学校后面的银杏树林,他带着本书许昕带着相机。在阳光下看书看久了眼睛就容易发涩,张继科眨了眨眼支起头来想要放松一下。

他看到许昕盘腿坐在自己正前方,身下是一大片金黄的银杏叶,正皱着眉全神贯注地调试手上的相机。蜂蜜般的阳光铺陈在他的发间,他的额角,他凸出的眉骨,浑圆翘起的鼻头,还参差夹杂着一块块轻轻晃动的光斑。张继科坐在那儿一瞬不瞬地看着许昕,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了顾城的诗句。

突然许昕抬起头来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张继科吓了一跳还是笑盈盈地应了他一声,许昕趁机举起相机按下快门。

就是那张照片。这就是那张照片了。

回忆至此张继科的心情有点复杂,他转过头去,看到许昕一脸不安地看着自己。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去拉住他的,然后轻轻地捏了捏:“这张照片挺好的。”

许昕如释重负,他长出一口气,脸上表情又惊又喜:“真的啊?”

“嗯,真的。”

张继科重新去看那张挂在栏里的照片,老实说它构图失败曝光有点过度调色也很不好看。但这样和许昕并肩站在一起,手上是他的温度耳边是他的呼吸,他就突然觉得,那是自己十几年来拍过最好看的照片了。

啊这该死而又造作的爱情。

 

 

28.

 

圣诞节刚刚好撞上周五,简直可以算得上一件举校欢庆的事儿。许昕不能免俗,在周四下午结课后提溜了两个巨大的苹果回寝室。 

他和张继科两个人洗完澡就换上了睡衣,无视楼上楼下一片告白起哄的嘈杂,安安稳稳地窝在温暖的房间里。许昕坐在张继科的床上拿着个小本子写写画画,张继科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探出一个头来,一边咔嚓咔嚓嚼苹果:“干嘛呢?”

许昕停下笔一脸严肃:“继科,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昂。”

“咱们是不是...还没有正儿八经约会过一次?”

张继科眨眨眼,把嘴巴里的苹果咽下去,转念一想,好像还真是。他和许昕确定关系快一有个月了,两个人除了在日常生活中稍微亲密一点之外,像一般情侣之间送东西压马路玩些小情调啥的还真从来没有过。

于是他点点头表示赞同。

许昕一脸哀戚地看向他:“这个,其实我觉得还是挺必要的,对于夫妻生活和谐来说,真的。”

张继科扔了手里的苹果芯抬脚就踹:“去你妈的夫妻生活!”

许昕一把握住他的脚踝,顺势就窝进了自己怀里:“你看你这样就一点都不和谐。”他慢慢地把身子往下压,直到自己的鼻尖和张继科不过分寸距离,张继科看着他逐渐逼近的脸闭倏忽闭上眼睛。

最后许昕只是在张继科不停颤抖的睫毛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就放开了他。

张继科其实挺不能理解的,明明一个月前许昕还青涩得要命,自己随便撩一撩就手足无措说话都结巴,结果现在整个人跟脱胎换骨一样,嘴上占便宜手上耍流氓花招玩得飞起。

许昕说,这是男人的天赋。

去你妈的。

 

 

29.

 

张继科当然还是答应了关于约会的提议,他原本对这些虽不热衷但也不排斥,更何况许昕信誓旦旦说已经安排了好了一切。他在周五下午换好了自己最喜欢的粉红球球帽衫,开心地准备出门。

许昕站在门口:“.....”

张继科的审美简直是他长久以来的一块心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得足够美,所以关于眼光这块上帝连门带窗一起都给他关上了。照今天这个打扮,许昕觉得不要说是自己男朋友,走在大街上连承认认识他的勇气都没有。

粉红色的上衣荧光色的裤子配小蓝鞋到底是什么鬼啊!

张继科看到许昕一言难尽的神色,颇为不解:“怎么了? 你说今天要约会我特意搭配的,想了好久呢。”

哎哟我滴乖乖。许昕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不行,你去换一件。”

这样张继科就不高兴了,张继科要有小情绪了:“为什么?”

“....这样穿不够保暖!”许昕纠结了半天,总算是憋出一句冠冕堂皇的理由来。

在许昕的好说歹说之下张继科很不情愿地换上了一件栗色大衣,然而对于小蓝鞋的态度仍然坚定不移,最后被许昕很强势地直接按在了床上。他吓得一下捂住脸以为许昕意欲图谋不轨,半晌感觉脚上一凉。

低头一看鞋被扒了。

许昕从床底下勾出自己的那双驼色圆头短靴,二话不说撑开鞋口给张继科套上。他的动作干脆利落不容置疑,灵活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划过脚腕边突起的筋骨,张继科的身体非常轻微地跟着颤了一下,垂下眼不再说话。

到底是收拾妥帖出了门。

 

圣诞节的街头人流如织霓虹闪烁,随处可见真真假假挂满礼物的圣诞树,商店门口立着粘着胡子的圣诞老人,笑容可掬地招揽着行人。这几年来中国人对于洋鬼子的舶来品是越来越热衷,明明毫无关系的节也想着要找个名头来过一过。

许昕随着熙攘的人群在街上走了一段,觉得不太对劲便停下脚步。张继科也随之停下来,有些莫名地看向他。

许昕眼神追着身边一对紧紧贴在一起的情侣过去:“咱们,那什么,是不是也应该拉个手?”

张继科看了那对情侣一眼,耳朵红脸蛋也开始红,沉默不语地,把自己的手递过去。

许昕一下高兴了,他张开自己的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仔仔细细地扣过去,形成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张继科的手比他小了整整一圈,安稳妥帖地扎根在自己手指间,仿佛生来就该这个姿势,无比契合。

神啊,许昕内心翻江倒海语无伦次,我现在该如何感谢你,我给你打钱吧。

 

牵着身边的人走在形形色色的人潮之中,许昕觉得全身的所有感官都失了灵,唯有那只和张继科十指相扣的手还活着,还在倒腾着血液,刺激活蹦乱跳的心脏,让它跳得一下比上一下更粗重。

这样差不多走了十来步,张继科突然停下来抽出了手。

巨大的空落感迎面而来,许昕心下一躁,下意识去追逐那几根逃走的手指,后者却飞速缩回,直接隐匿消失在了大衣口袋里。他血液上涌一下红了眼睛,说话差点咬着舌头:“怎、怎么了?”

张继科两只手抻在口袋里,抿着嘴沉吟半天,才犹疑着小声说:“太腻歪了…”

“这个姿势太腻歪了….”

许昕看张继科飘忽的眼神和潮红的眼尾,明白过来他是害羞了。

天啊我的继科怎么那么可爱,许昕死过一次的心脏又活过来了,欢快的蹦跶着唱起了歌。他觉得自己有义务让张继科知道在情侣之间这样一点都不腻歪,他们拥有的时间还很长,以后还要做比这腻歪千百倍的动作。可就在他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的时候,张继科又重新从口袋拿出手伸过来拉住他:“咱们一步步来吧,先这样简单地牵一下…”

许昕睁大了眼睛,原来这事还可以这么商量的啊?!

但是张继科太可爱了,那么可爱说什么都是对的。于是许昕也就放弃了说服他的想法,就简简单单把他的手握过来继续往前走,但掌心相贴的位置还是滚烫的,摩擦间仿佛有什么东西源源不断地传过来。

许昕觉得内心的悸动和兴奋和方才比起来只增不减,他想这个时候要是转过头去看张继科的眼睛,一定能看得见足够的爱意与温柔。

 

 

30.


许昕端着可乐和爆米花站在电影院柜台前,气得快要变形。

他早半个月在美团下好单的那家意大利披萨店没有开门。它居然!没!有!开!门!说好的圣诞大酬宾!欺骗消费者!

再加上选择它的初衷是因为张继科爱吃甜品而那家的甜品格外好吃,这就让许昕觉得格外失望又遗憾。张继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说自己反正也不饿就先去看电影吧,而他在原地自我平衡良久,仍是咽不下这口气。

张继科取完票走过来,看许昕还是一副皱着鼻子全世界都欠他钱的模样,笑着把可乐接过来直接拉着他进去了。

他们没定情侣座,选了中央视野最佳的位置。许昕坐下后勉强缓过口气来,好歹看电影这项计划没出什么岔子,自己的约会行程也算是成功了一半。这样想着也把心思稍微拉回来一点,专注于眼前的大屏幕。

只是越看下去越察觉出几分尴尬来,许昕选电影前只看到了宣传语上的爱情,没注意到后边还跟着文艺两个字。屏幕上的海水涨起来又落下去,镜头移近了又拉远,总之五分钟了画面还没有切换一次。张继科的眼神逐渐变得呆滞,后来就专心捉着许昕的手捞爆米花给自己吃。

许昕如坐针毡。

爆米花的篮子空了,可乐见底了,连可乐里的冰块都拨出来压在舌根底下化完了。屏幕上的火车咔哒哒地向前驶去,漫长的铁轨仿佛没有尽头,许昕吞了一口口水,转头看旁边昏昏欲睡的张继科:“走吧?”

“走吧。”

 

两个人从电影院里出来已经很晚,街上的热闹减了不少,张继科喊饿,许昕顿时也觉得肚子空。实在没心思费劲巴拉地再去找饭店,就近在路边摊坐下来点两碗面,倒一点醋在碗里,再掰开木筷子搅一搅。

许昕看着张继科在氤氲的热气认真盯着面碗黑亮的瞳仁,心底下忽然就钝痛起来。

他的张继科,世界上最好的张继科,圣诞夜应该坐在光明敞亮的西餐厅里吃最爱吃的甜品,在电影院看一场酣畅淋漓的电影,而不是跟自己坐在这,在破破烂烂的路边摊,扒拉十块钱一碗的面。

他越想越难过,自责像潮水一样涌过来将他淹没,许昕干脆放下筷子,坐在塑料凳上弯下腰把脸埋进掌心。

张继科吓了一跳,喊了他一声:“许昕?”没人应。

他一把扔了挑了一半的面,屁股底下拖着凳子蹭蹭地挪过去,凑过去伸手扯许昕盖住脸的手指:“你怎么了?感觉不舒服吗,还是头晕?”

“......”良久许昕闷闷的声音从指缝间传出来,“我现在觉得,特别特别对不起你。明明是我说好要约会的,结果餐厅关门不说,电影还那么无聊。”

“我觉得你的时间都被我浪费了。”

张继科愣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的手搁在小桌上,手指沿着粗糙的表面摩挲了很久,最后才像下定决心般探过身去,伸出手扯住许昕的两边耳朵迫使他转过头来面向自己。

 

“许昕,你看着我,你听我说。”

张继科直视着他,语气严肃又认真:“你要知道,能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对我来说都不算浪费。”

这下轮到许昕愣在那里了。

他第一次见到张继科如此正色,在半吊起的白炽灯泡昏暗的光下,却看得不能再清晰分明。湿润的唾液从干涩的喉头分泌出来,许昕只觉得鼻尖发热,一颗心被热流灌入又酸又胀:“继科,我…”

突然绽放的烟花让他的声音淹没在了一声声的炸裂和人群的欢呼之中。张继科被吸引了注意力,偏过头去看。远方的天空上绽开了一朵朵盛大的烟花,红绿赤橙,金黄的流苏像漫天的碎屑般散落下来,他微微眯起眼睛,脸颊被铺上一层暖光,声音也不禁带上了些喜色:“许昕,你快看!”

许昕的目光从天边收回落在张继科的脸上,蓦然一股冲动涌上心头,踢开凳子双手背向身后在他身边蹲下:“上来。”

张继科一下没能反应过来:“啊?”

“上来,我背你。”

“怎么突然…”

“快点。”

张继科不说话了,闭上嘴乖乖地攀上许昕的肩膀,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他这样趴下又有点担心:“我会不会….很重?”“不会。”许昕站起身掂了掂他的大腿快步向前走了几步,感觉重心稳了之后干脆迈开腿奔跑起来。

“诶诶诶你慢点!”张继科颠了几颠,吓得赶忙抱紧了他,两个人的头发飞扬在晚风里。许昕脸上带上了笑容,他忍不住快乐地在夜色里喊道:“背媳妇儿回家啦——”

哎呀这个人真是吵。张继科皱着眉头却仍是忍不住笑了,掰过许昕的头伸长脖子去寻找那瓣唇,试图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头顶的一排路灯落下昏黄的光,身边的建筑飞快地倒退过去,夜太静谧风太温柔,所有的一切就这样,沉浸在了不可言说的美好里。

相扣时发烫的手指,爆米花堆里不小心沾上的蜜糖,被遗弃在桌上的没吃几口的面条,以及趴在背上正在和自己接吻的张继科,许昕一边往前跑一边迷迷糊糊地想,这些都是,他年少时期绽放的绚烂烟花。

 

 

-Fin-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然后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评论(16)
热度(172)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