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知道拿什么词来形容许昕了,他仅仅是我的光吗?他不是。他是生活提着木偶的那根线,是一针强心剂,他把我从沉塘泥泞里拉回来,他跟我说,嘿,朋友,人生还有这种可能,你得往前看。我不知道有多少造作的夜,那些在籍籍无名里燃烧的火苗,我的头垂于期限既定的龙铡之下,是他念着咒,让那锋利的刀刃停在了我颈上三分。没有谁的光芒该在黑暗里止息,我亲密的玩伴,我曾经的旧友,我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愿你们都有远大前程。

【蟒獒】新婚燕尔·完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蟒獒】芸芸(下)

21.


许昕躺在床上,笑出了一脸牙花子。笑到脸疼的时候觉得不太好,就用手去遮嘴巴,但身子还是抖个不行。

我和张继科在一起啦。

一想到这他的心就像红油的火锅剧烈地喷出热气,泡沫咕嘟咕嘟翻滚着破裂又涌起;又像棍子插进蜜糖罐里扯出细密的拉丝,绕刚出炉的黄油面包三圈,再从雪白的糖霜里滚过去。

他可以一直在脑子里循环这句话不眠不休,也可以在循环到第不知几百次的时候莫名其妙地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

张继科一脚踢到他床板上:“大半夜抽什么风呢!”

许昕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探出头去满脸笑意:“继科你也还没睡呀。”

下边沉默了几秒,传来一声小小的带着鼻音的“嗯”。

“...

【蟒獒】芸芸(上)

一个集合。发全文一直提醒我有敏感词,不得已拆成两截,我没法儿了。

做了一些删改,走向大致没变。

祝所有人毕业快乐。


1.


大学开学报到的第一天,许昕走完填表交费体检一系列流程之后依然觉得精力充沛,便兴致勃勃地把整个校园绕了一圈之后才悠哉悠哉地去宿舍楼下领钥匙。彼时大多数新生早已被繁复的报到程序折腾地精疲力竭汗流浃背,扔了行李躺在床上吹空调了。

许昕一步三晃地踱到2B幢412宿舍门口,用手轻轻一按把手,门果然开着,已经有人在了。

只是接下来的场景就不太能够让他的愉悦表情挂得住。

一双蓝的几乎可以与地中海海水比肩的运动鞋稳稳地压在他的专属二号床板上,鞋子的主人...

【蟒獒】新婚燕尔·19

如果你还记得这篇文,那这里是上一章

如果你对这个题目毫无印象,请戳 @狗子 主页自行翻找。


+


两次挑战糖醋排骨失败后张继科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他翻遍了家庭菜谱深思熟虑后决定返璞归真,要不就包一包饺子。

刚刚结完稿的自由作家有足够长足的空闲,系着皮卡丘围裙的小兔老师立在座机旁,一手插着腰一手握电话对着听筒指点江山,清晰地传达“今天晚上吃饺子”这样不容置喙的上级命令。而又接了一个大单的摄影师阿蛇唔唔嗯嗯夹着电话挑胶卷,把器材搬回工作室再头昏脑涨转去菜市场,最后上海人拎着一兜现成的饺子皮回家,被正在准备材料的张继科接过反手扔回去糊了一脸。

脑子里仍是一堆构图成

【许昕个人向】左手有骄阳

想说的很多,能说出口的很少。

我想说——

我永远爱您。


+


左手有骄阳


【我现在觉得他好像一个宇宙,而太阳,就转在他的左手上。】


第五十四届乒乓球世界锦标赛结束了。

我不知道他半决赛最后一球落下的时候自己是什么心情,其实是蛮平静的,十一比三,在群里报完了分,面无表情地放下手机然后拆开一管巧克力。直到这个时候我都觉得我还能控制情绪,毕竟赛前就不过只抱了放手一搏的心态,输球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是接着和栋聊天,她对我说,他跑不动了。

双打不能送给别人,单打他就跑不动了。

我眼泪一下就下来了。面前的平板正播放着赛后采访,他已经答完问题走了;电视屏幕也还亮着,比...

万古

字还是要码,只是换了风格你们还爱我吗。

很早之前答应 @人力三轮 轮轮拖了很久的灵异悬疑向,然而事实上是一点不灵异也不悬疑.....。说实在的我真不会写这个.....设定放在了民国,大概是想来挑战一下自我。


+


张继科在五更天霍然惊醒时,没有感受到许昕的气息。

眼皮子底下还裹着沉甸甸的倦意,他睁眼,便只见窗户格子那边透进来一点不明不暗的天光,把整个房间映地森然可怖。风声同青白光线一丝丝泄进来,张继科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顺着床铺立起来,摸了一把窗台边上锈蚀不堪的插销,再把沾满铜锈的手插进架子上隔了夜的水盆里。

腊月里头的隔夜水冷得像浸了冰一样。

张继科...

大半夜突然疯特,
汪汪大哭。

【有生之年一定要写一篇竹马竹马】

【蟒獒】青天落白雨

发生在深圳直通第一轮的一个故事。叙事时间线混乱,都是假的,将就看。

至于算不算甜饼见仁见智吧,基调还是蛮轻松的。


【青天落白雨】,取自家乡方言,即太阳天下雨的意思。


 @拂雪 过来给我亲一下。(o゚v゚)ノ


+


. 

张继科扶着腰摸摸索索去开门,他刚从床上起来身上裹着毯子,睡得有点迷糊,眼睛都还没睁开,手从门把手上收回来就被来人抱了个满怀。腰被两只大手箍住,许昕整个人热气腾腾的,垂着头一个劲儿地往他的脸蛋颈窝间拱,吭哧吭哧,像条寻求安慰的大狗一样。

张继科抱着一颗汗津津的脑袋,担忧地摸了两把,问他:“比赛输了?”

“赢了。”...

“与这个世界交手多年,你是否光彩依旧兴致盎然?”

1 / 3

© 不长久 | Powered by LOFTER